关灯
护眼
字体:

182|4.15︱︱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伊甸园

    临近黄昏时刻,不远处的岛屿沐浴在缓缓沉落的夕阳余晖里,衬着墨蓝洋面,镀上一层橙红轮廓的岛屿,显得柔和绵软。

    他停下来,看了会洒满浅金夕阳光点的海面,轻轻呼出一口气,想到过不了多久的见面,一瞬间,连海风都温暖许多。

    从马林弗德赶过来,青雉库赞用了两天不到时间,他一个人一架单车,轻装简行,连原先预备好的军舰都没有动用,直接在洋面上冻出一条路跑来,只生怕耽误了时间,那人又被波鲁萨利诺不知拐到哪里去。

    好吧~想了想,抬手筢筢头发,青雉很是忧郁的叹口气,他也知道其实不是波鲁萨利诺把人‘拐’出来游玩,可…对他来说,涉及小小姐,不管什么,错的都是别人。

    所以啊~都是波鲁萨利诺不好。

    而既然是同僚的不对,那么…把波特卡斯.d.艾斯带来的谢礼丢在马林弗德船坞里,等黄猿大将回去处理,这件事,青雉库赞是半点心虚也没有。

    波鲁萨利诺那没人性的也逍遥了大半个月时间,不找点事给同僚去头疼忙碌,青雉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甩了甩因为长途跋涉导致酸涩的胳膊,足下用力蹬踩单车,他结束此番短暂的休憩,飞速朝着远处岛屿前行。

    …………

    残阳最后一缕光线慢慢沉入高耸山脉背面,夜幕降临的天穹一颗一颗星子渐渐闪现,岛屿亮起盏盏浅黄灯火。

    半空有夜归飞鸟扑棱棱掠过,街道两侧建筑物里传出若有似无的喧闹,食材倒入沸油的哔啵声,麦酒的浅香,走动时踩动木质地板发出的细微脆响…

    青雉扶着单车,漫步在石板铺就的巷道间,视野所及偶尔能透过窗户缝隙看见屋子里一星半点影像,昏黄灯影里,丝丝缕缕寻常人家画面摇晃扩散,带得他下意识的想微笑。

    仿佛有看不见的牵引,领着青雉精准地穿行在岛上密密叠叠屋宇高墙之间,即使没有确切地址,甚至不曾动用见闻色查探,他也下意识里知晓目的地。

    恍惚间他有种错觉,他如同世间每个普通男人,忙碌整个白天之后,匆匆忙忙往回赶,她在岛上,他去往她身边的心情,大概就是…归家的感觉。

    青雉与黄猿半生征战不休,这许多年来唯一觉得安心的竟是她的身边。

    即使彼时她与他们立场不同,即使她与他们针锋相对,在她身边,他的心却比往日任何一个时候都安稳。

    就象当初送她离开马林弗德时留给她那封信里所说的,二十年前她失去故乡失去血亲,二十年后他们渴望成为替代。

    在他们心里,她是妻子,她是母亲,她是姐妹,她是女儿。

    他们希望她眼中,他们是她的丈夫,她的父亲,她的兄弟,她的儿子。

    黄猿波鲁萨利诺丢弃曾经的身份与过去,青雉库赞出生的岛屿早已经灭亡,对他们两个而言,她就是和平,她就是故乡。

    …………

    位于岛屿中央,数也数不清建筑物深处,青雉终于在一幢不大不小的建筑前停下步伐。

    它在两条街道交汇处,门前有一道爬满地锦的矮墙,大门一侧墙上挂着亮起的灯,透过玻璃窗,里边的大堂似乎很安静。

    青雉进入庭院,先把单车倚墙靠好,随后抬头,不出所料就看见二楼正对街道的那扇窗户无声无息打开,波鲁萨利诺笑眯眯地冲他摆了摆手。

    直起身体,青雉拍了拍双手沾到的灰尘,静静看着从二楼房间里跃出落到身侧站定的波鲁萨利诺,挑了挑眉梢。

    灯光下的同僚神色比往日放松许多,看在青雉眼里,简直叫他想抽过去,这种分明吃饱喝足的炫耀模样…实在是太拉仇恨了。

    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青雉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张递出,同僚接过去之后,他又静静等着波鲁萨利诺将它看完。

    纸张上写着几项波鲁萨利诺休假期间,马林弗德发生的事件,其中包括青雉手头进行到中途尚未完结的事务。

    不多时,波鲁萨利诺已经飞速浏览完毕,目光从纸张上移开,与青雉两人对了下视线,随即人就转身朝着庭院大门走。

    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两位海军大将,一个休假结束,一个即将开始,他们这种模式从与她在一起开始,直到他们能够卸下肩上的责任那一天才会结束。

    等到战国元帅选定值得信任的继任者,青雉与黄猿就可以从海军大将位置上退下来,他们会得与她厮守在宫殿里,从此朝朝暮暮。

    波鲁萨利诺走出庭院,顷刻间巷角阴影出现许多身影,为首的是大将黄猿的副官,接过下属递来的披风,黄猿将它展开反手披到肩上,理了理袍角,顿了顿却没有再回过头,片刻之后一言不发迈开步伐。

    几分钟之内,大批海兵训练有素悄无声息离去,他们都是黄猿部署在岛屿上的兵力,如今大将离去,藏在附近警戒的人手也跟随他撤离。

    …………

    等到黄猿的背影消失在街道尽头,青雉收回视线,纵身跃上二楼敞开窗户的窗沿。

    见闻色范围内,夜色里的岛屿表面静谧,实际上却有许多变动正在进行,黄猿的直属部队从各处警戒点撤走,换上青雉麾下部队接管。

    两位海军大将分别有直属部队分布伟大航道前半段各处驻守,此时登岛的是数日前奉命赶来的队伍,在青雉抵达前就赶赴此地,他踏上岛屿防御就开始更迭。

    青雉与黄猿两个人并非不信任对方的能力,只不过他们同样只相信自己直属部队的忠诚度与服从性,打仗打了半辈子,养成的习惯实在不好更改,只能如此麻烦。

    虽然青雉不觉得他能够在这座岛屿呆太久时间,有些动作却不能避免,即使是风声鹤唳,他们也不敢将她的安危置于不顾,哪怕一点点可能性都不允许。

    除了因为觊觎她的能力而存在的窥视,近年伟大航道和新世界开始流行的黑发蓝眼美人,究竟是出于何故,青雉和黄猿怎么可能不知道。

    就算不是担心她遭遇棘手敌人,外界对她怀有异样心思或明或暗的情敌们,也叫青雉与黄猿时时忧郁。

    幸亏他们两个还算是有些手腕,才没叫她的情报泄露出去太多,只有几个特殊的人大概知晓她的近况。

    那什么红发香克斯小丑巴其…仅仅是知道她活着。

    至于其他对青雉黄猿来说不重要的人物,他们两个把消息瞒得死死的,也顺便‘劝告’过冥王别多做什么多余举动。

    冥王西尔巴兹.雷利看在她的面上,也始终守口如瓶。

    除了前些天的波特卡斯.d.艾斯,不过火拳会找上他,青雉相信,冥王那边没有多透露。

    冥王西尔巴兹.雷利一直很护着她,虽说总是看他们两个海军大将不顺眼,不过那也是难免的,就好比世上每位岳父都看女婿不顺眼。

    她的副船长和他们两个大将之间,只是彼此有点无伤大雅的小争执与摩擦,一旦涉及到她,立场却是一致。

    …………

    踩在柔软的长毛地毯上,反手阖上窗户,青雉随意打量四周,不大不小房间,暖色调摆设,天花板吊灯落下的光辉照亮室内。

    房间一角那扇门半开半阖,淅淅沥沥水声从门里传出,糅杂微微水汽。

    许多看得出用途看不出用途的物件凌乱不堪放置,衣衫首饰,零零碎碎丢得到处都是…一看就是那人的手笔,她素来不懂得照顾自己,更不懂得经营生活,审美观也糟糕得很。

    环顾周遭一圈,青雉认命地弯下腰,开始慢慢收拾房间,一边把各色物件归整到适当位置,心里一边唾弃某个一走了之的同僚。

    波鲁萨利诺那混蛋,在她身边只记得随她胡闹,这么长的珍珠项链丢在床脚,万一绊倒她怎么办啊?

    把手里浑圆冗长的链子丢进梳妆台匣子里,青雉哼了声,随即又听得浴室里水声消失,他心头一跳,回过脸,恰好看见那扇门开启。

    那人晃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