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5章 番外之情谁与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长公主您怎么也来了?”守卫看见夜色里踱近的人影,赶忙跪地道,“属下叩见长公主。”

    “公主…”云修心里咯噔一下,“我来这里是想…”

    “来这里还能见谁?”柴婧掀开裹身的斗篷,露出与白日里一样明媚的面容,“走,跟本宫进去…你一定有话要对他说。”

    寂静如子夜坟场的天牢里,每一步踩下都有不绝的回声骇人的荡起,古老的墙壁缝隙里渗出潺潺细绵的水流,在干裂的地面上蔓延开来,却迟迟融不进早已经封硬的泥土里。

    天牢的尽头,闪着幽冥的火光,领路的狱卒不时回头看着跟在身后的柴婧与云修,“长公主,王爷,慢些走,小心脚下。”

    云修忽的一把抓住柴婧的手腕,柴婧侧身看向云修,云修咬唇试探劝道:“公主…不如,不去见了。”

    “你怕?”

    “不是。”云修急促的否认道,“他已经够惨…你我再去…”

    “惨?”柴婧合目露出哀恸,“宫变那晚他做下的事,如何再惨都不为过。”

    ——“就在前头了。”狱卒指着道,“属下先行退下,长公主和王爷有事就唤一声。”

    柴婧停下步子,转身看着一侧空空荡荡的牢笼,她记得上回踏入天牢,还是送沈泣月进来,沈泣月就是关在这里,裹着单薄如纸的瑟瑟身体蜷缩在角落,求每一个人取了她卑贱的性命,她宁愿死,也不愿意残存在这永不见天日的黑夜里。

    没有人帮她,她还是靠了自己,她用最凄烈的方式——以长发绕颈自缢而亡。柴婧再走近这里,忽然有些怜悯这个女人,她不过是与自己一样,遇人不淑,误尽半生。

    ——“王爷?”天牢尽头的鬼火里,一个沙哑干涩的声音如魅泣般响起,“王爷?!柴昭又封了何人为王?婧儿,是你来看我了么?婧儿,你终究是弃不了我。”

    叮叮当当的脚链声爬近早已经被铁水封死的锁芯,李重元摇着一动不动的锁扣,“婧儿,快让人拆了这锁扣,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时至今日,你还幻想可以出去?”柴婧注视着眼前不堪入目的昔日夫君,他面容枯槁,发丝蓬乱黏腻,那双俊逸的黑目早已经没有半分神采,无望的瞳孔闪出一丝求生求活的光泽。

    “婧儿来见我,便是要带我出去!”李重元重重摇晃着锁扣,“婧儿,不要走,带我走啊!”

    云修低叹了声,借着黑暗的遮掩转过身不想让李重元瞧见得志的自己。李重元止住摇晃的动作,眼睛死死盯住柴婧身旁英挺峻拔的背影,发声道:“婧儿身旁的那位…不知是柴昭新封的哪位王爷?吴佐…不是…殷崇诀…?不可能…还会是谁…是谁?可否转身让我看一眼,也不知我还认不认得…”

    “云修。”柴婧唇齿微张,“他想见你,你就让他看你一眼。”

    ——“云修!?”李重元惊的爬向后头,“不可能的,云修为王?你不过一个与饿狼争食的浪人,如何得以封王?柴昭真是无人可用无人可封,竟会轮得到你云修!”

    云修摇着头缓缓转身,李重元猎犬般扑近身子,凹目死死看了许久,仰头哀嚎道:“云修,真是你!苍天不公无眼,为什么,为什么到头来一无所有的是我!云修,王爷,放我出去!你与柴昭情同手足,你去和他说,放了我,我李重元甘愿永居苍山,此生再不踏出苍山半步,云修,我求求你,去和柴昭说,可好…可好!”

    “没人来带你走。”柴婧朝云修伸出手,十指微动扣住了他温热的手心,杏眼定在了李重元难以置信的惊恐神色上,“云修立下汗马功劳,皇上已经封他为雍王,封地雍城百里。本宫会和雍王一道往南方去…”

    ——“我不信!”李重元捂着耳朵嘶吼道,“我不信呐!别说了,别说了…不可能的,我不信!”

    “这是本宫最后一次来见你。”柴婧俯下身子端视着快认不出的李重元,眸子凛冽透澈,再无怨恨,也无失望,有的只是看破一切的澄定,“今日之后,你便真的是一个人…守着封印的锁芯,一生一世。”

    ——“雍王…救我…”李重元赤红的眼睛看向一言不发的云修,哀求道,“雍王放了我…我一日都不想再待在这里…”

    柴婧瞥向沈泣月待过的牢笼,“她也不想,便是自己了结。你却还妄想可以活着出去…”

    柴婧拢上斗篷,拉了拉云修的手腕,“走了。”

    ——“婧儿…公主放了我…雍王…救我,救我…”

    云修咬牙直视着李重元,“我会永远在公主身边,一辈子都不离开。”

    ——“哈哈哈哈哈哈….”李重元惨烈癫狂的笑声在空旷的天牢里回荡不止,“放了我,放了我,我去苍山守着冰湖也好…永远,永远都不出来,不出来!!!”

    “他是…疯了么?”云修见李重元狰狞变形的面容道。

    “他没有疯。”柴婧背身朝天牢外走去,“他,怎么会疯,还想着出去的人,是不会疯的。”

    天牢外,夜风骤起,也许是天牢的湿寒太重,柴婧就算披着斗篷还是微微颤着身子,云修解下自己肩上的披风,披在了柴婧瘦削的肩背上,低头轻柔的替她扎紧缎带,才一抬眼,就见柴婧目不转睛的看着有些慌乱的自己。云修急促的收回手,吞吐道:“公主…我…”

    柴婧也不应他,二人并肩幽慢的踱行在寂静的夜路上,不时举头望月,却是久久无言。

    “云修。”柴婧突然开口,“你心里是何时有的我?”

    “第一眼。”云修手背贴近唇边,齿间狠狠咬了口像是给自己鼓着劲,“第一眼看见你。”

    ——“我嫁给旁人,你是不是很不痛快?”

    “不是。”云修注视着手背上深深的牙印,“那时他待你那样好,为柴家殚精竭力,你们夫妻和睦情深,我为公主高兴。”

    ——“他负我,害我柴家,你又作何打算?”

    “再也不离开你,此生都护着你,谁要再敢伤你,我便杀了他。”

    柴婧止步不前,云修赶忙跟着停下,扭头去寻她,俩人一前一后的姿势被皎洁的月色深深锁住,月光像是给了云修莫大的勇气,他一个恍惚拥住了心上的那个人,颤动的指尖深深按进柴婧的衣衫里,像是要融进她的骨血里,再也不离开。

    柴婧任他紧紧抱着,微冷的手心抚上了云修抖动的脊背,如同安抚一个莽撞的孩童。

    乾坤宫

    柴昭褪下中衣仰卧在龙榻上,岳蘅吹熄燃着的红烛,托着腮帮迟迟不动,一手捻起发梢轻柔的挑/弄着柴昭的嘴角,喉结,幽幽向下…

    柴昭闭目低哑笑道:“便是这样么?还是让朕来?”

    岳蘅抿唇不语,轻盈的身体俯在了柴昭的身上,柔软压着柴昭起伏的胸膛,让他不自觉的吞咽着喉咙,低低的闷哼了声。柴昭张开双臂环抱住妻子的酥肩,掌心不住的拂拭着她光滑如玉的脊背,口中喃喃唤着“阿蘅,好阿蘅…不要离开朕。”

    “不离开。”岳蘅吮/吸着丈夫的每一寸,听着他口中难耐艰辛的低颤,愈发觉得满足有趣,“不离开你…”

    她的温热湿润灵巧的到来柴昭的昂/扬处,柴昭十指攥住身下的被褥,鬓角溢出大颗的汗珠,喉咙的颤动声愈发嘶哑,“阿蘅…啊…阿蘅….”

    像一圈圈炫目的光环晕染开来,柴昭的周身都浸染在无限的舒爽快慰里,他**着岳蘅的柔糯处,身子犹如陷入了新摘的棉花垫里,再也不愿意起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