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章 新世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82_82524揍完宫十二一顿,楚铮神清气爽。

    虽然距离他能够心平气和地把自己阳转阴还有那么一点点距离,但系统君(在楚铮的理解里类似于护佑引导历劫仙人什么什么小仙)说,混沌剑体诀不选择阴阳倾向也可以练,就是速度会慢点,而且若是练的时候,气息常与已经选定阴阳的互相牵引,很可能不等他自己选择就会自动选取与之契合的另一端——

    行了,这就齐活了,楚铮想,顺其自然(就此认命)吧!

    谁让他偏偏看中一个宫十二,又没能在他还只是个普通哥儿的时候将事情敲定了呢?

    #论错过一时竟就错过一时之憾恨!#

    再憾恨,若不能就此一刀两断,那就只能慢慢习惯。

    楚铮在重复“揍完宫十二神清气爽→一想到因为这小混蛋的满口胡言自己错过什么又忍不住手痒→一手痒就完全不忍直接揍宫十二”的循环,重复了大概有那么不只七八十、但也似乎还不满百的次数吧,水患暂时被控制住了,他也慢慢步向真正的心平气和了。

    于是在奏章里夹带私货,大致内容如下:

    两位陛下两位殿下,臣有了意中人,永乐镇小王村宫家——呃,没错,就是您查到的吕家——十二哥儿,小名归卿者也。

    如今臣还要再往水军军营交接军务,就先麻烦您哪位出面,帮我向宫家提亲,赶紧把人定下来哦!

    哦,对了,我未婚夫郎还有个大号桥下客,还正是上上科——二十一年时的举人,虽然没说只有汉子能科举,但确实大家伙儿都以为他是个小汉子,臣先报备一声,哪天您几位殿试见着了,也不要太惊讶啊!

    楚铮如今的奏折越来越严肃谦恭。

    但他的奏折越来越严肃谦恭,私货就越来越随意亲近。

    如今这一封,更是欢脱得——

    皇帝叹气:“我有多久没见着小阿铮这样子了?”

    皇后满意笑:“若我没记错,该是上一回,他玩我们的盔甲,结果把你的腰甲系带扯断,又将我的头盔蹭花的时候。”

    那一年,楚铮才五岁。

    转眼已经要定亲了。

    目标还很不得了——

    “桥下客竟只是个少年人?”皇帝很惊讶。

    但再惊讶,也只说“少年人”,不敢说“小哥儿”。

    托当年将楚铮摔了个那啥啃那啥的福,宫十二比他以为的更早进入帝后等人的视线。

    再有后来相救柴捷一事,国君夫夫、储君夫夫,都默默关注着宫十二。

    然后,就比楚铮更早发现宫十二的哥儿身份。

    刚知道的时候皇帝早已惊讶过一回:

    “一个小哥儿也敢跑来科举?还真一路考了个举人回去了?考官的眼睛都是出气的吗?落榜的那些怎么不识相点儿自己跳粪坑自杀算了?”

    也早已给皇后瞪过一回:

    “哥儿怎么就不能科举啦?哥儿还能领军呢!哥儿还能打趴下军中大半将领呢!哥儿靠过几个老酸丁很稀奇么?”

    皇帝噤若寒蝉。

    接连两旬有余,虽然没有被踢出房门,但各种只能盖棉被纯睡觉的夜生活啊,不要更贫瘠,也不要更让皇帝印象深刻哟!

    #一不小心就忘了自己宝贝儿是个真.打小儿被当作汉子养的就是这么悲剧。#

    至于太子夫夫,鉴于他们膝下只有一个哥儿,而这个哥儿各种千灵百巧孝顺可爱,太子自己都可惜过不只一回他自己身份特殊,竟不能让哥儿招赘承继家业香火了,对于宫十二以哥儿之身考科举这一点,也就是太子君还很谨慎地去翻了一下本朝各种律法诰令,也不过确认了确实没有禁止哥儿科举也就罢了。

    直到听说宫归卿居然就是桥下客,才真正震惊质疑一回:

    “不是吧?桥下客那样能人,竟不是经年老儒?竟不是吕氏举族合用的名号?竟真是个小哥儿?如今这小哥儿还就要给阿铮取回来了?”

    帝后太子齐声:“干得好!”

    要不怎么家家都想着生小子呢?实在是小哥儿再好再能干,也免不了有给人取回去的一天,还是哥儿好啊,哥儿自己争气最好,还能取个不得了的小哥儿回来,更是好上加好啊!

    太子突然面带痛色,皇帝紧张坐直身体,却只听他道一声:“我的阿捷……”

    皇帝放松下来(还好太子不是生病了,不然那么多琐事都要朕自己处理可真不是一般的烦),嫌弃:

    “阿捷才多大?你阿弟都嫁出去两个了,也没见多不舍得的。”

    太子悲愤:“那能一样吗?阿彦虽然也没有小子,可他有一窝小哥儿啊!从大婚第一年末就一直生到现在,哪儿比得上我家阿捷金贵?”

    皇帝本要说“谁让你不多纳几个多生几个”的,看一眼太子君依稀有几分仿佛皇后的眉眼(这两位是表亲),再想想楚家一门为柴家战死的将士们,到底咽了回去:

    “我们阿捷自然金贵,和阿彦家的比什么?你迟早是皇帝,阿捷就是内亲王,到时候自有自己的亲王府,驸马也是向来随住亲王府的——和民间招赘又有甚差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