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二十章 梵天一梦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山村贞子盘膝坐在木地板的走廊上,手里捧着一本没翻几页的书,和隔壁坐着的那个三日月九莲相隔五米之远,望着天上的月亮。

    这个自称是从动画里跑出来的三日月九莲,有着和山村贞子雕琢出来的那个三日月九莲一样的打着卷的长头发,眉毛又细又长,看上去总是在笑一样,脖颈细得和天鹅一样,手长脚长,看上去一副运动很好的模样。

    山村贞子偷偷用眼角撇着那个好像是在玩cOSpLAY一样的女生,太像了吧,完成度真高啊。

    三日月九莲箕坐在走廊另一侧,和她画出来的那个女生一模一样。山村贞子曾经构想过,动画里的那些角色到底是怎样的人,而备受喜爱的,第二季的女主角之一,三日月九莲就是一个闪闪发光的电波系女孩。要与第一季的女主角,名侦探小姐花山院独步打对台,三日月九莲得到了创作团队的巨大偏爱。

    一个看上去古灵精怪,与现实主义的花山院完全对立的,天马行空的浪漫角色。潇洒帅气的体术镜头,深藏不露的高智能,以及这个角色的核心,黑暗而激烈的情感,都是创作团队一次次探讨,精心打磨出来的强势选手。

    看上去真的好像啊。

    那种震荡感这个时候仿佛又来了一次,山村贞子感觉身体里不太舒服。好像胃部被谁狠狠拽了一把。

    “问你个问题。”那个三日月九莲突然说,“你在做原画的时候,对这些角色有什么想法吗?”

    “呃,似乎没什么想法……有的角色比较好画,有的角色比较难画……大约就是这样了。”

    “喔。”三日月九莲慢悠悠地说,“你有的时候会不会想,动画里的角色如果活过来了,会是怎样?”

    “荆君那边有的时候会说这些玄乎的话,说是动画里的角色全都是活的。大概艺术家们都有这种执念吧,让角色活在自己的心里。”山村贞子笑道。

    “那你想过一件事吗?如果你画的故事结束了,故事里的角色会迎来怎样的命运呢?”三日月九莲转过脸来问,“这些角色,是突然间眼前一黑,整个世界的运作就此戛然而止,归于永寂。还是说,这个世界将会终于摆脱创作者的控制,获得真正的自由,在他们的宇宙中继续永远地前进下去呢?”

    “我……我不知道耶。”山村贞子茫然地说,“如果说《侦探小姐》系列的故事真的在某个宇宙中存在的话,我应该是希望他们能够继续存在下去的吧。在某个宇宙的角落。”

    “在我的世界里,有一本名叫《午夜凶铃》的小说。”三日月九莲突然狡黠地笑道,“你猜猜里面主角的名字叫什么?”

    那种震动又来了一次。

    山村贞子感觉周围的景色似乎黯淡了一些。物体的轮廓变得模糊,就像是没有渲染的普通模型一样。然而除了她之外,无论是谁都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地板上木头的纹理变得暧昧不清,全世界像是进入了早期3d游戏界面一样,只有三日月九莲和自己……依然保持着极大的对比度。

    “又有人扭曲了源点。”三日月九莲感叹道,“源点是世界的源头,对源点的每一次扭曲,都将影响到全世界。幼年巨神们的博弈,每一次都在撕裂世界,将我们的世界卷入混沌暧昧的漩涡。操作与操作之间的蝴蝶反应就像是连锁崩塌的雪崩一样,让我们的世界结构越来越不稳定。直到最后,时空断裂,万物之理被扭转,再也无法形成一个有序循环的世界。”

    “那时候,我们这个世界又会变得怎样呢?”

    “虚无的漂流碎片。像是一个叫做混沌界的地方。被波及的世界被自身的应力摧毁殆尽,只有亘古不灭的巨神们,以自体的逻辑维持自身的存续,在荒芜的时空中漫步。末日的原野上,这些巨神们奔行,停驻,彼此远离,多元宇宙共同的热寂,余波平定之后,唯余这些巨像依然留存,高悬万世,寂寂不动。没有交流,没有互动,只有漫长而永无止境的思考。”

    三日月九莲口中吐出的神话像是梦呓,从印度的河边流传下来的古老的创世天神们的神话。世间万物不过是大梵天的一次梦境,凡人们惧怕大梵天有一天醒来,于是神之梦在呼吸间崩溃,世界归于寂灭,新的世界开始在另一个时空中创生。大抵万世万界的生生灭灭不过如此,一梦接一梦。

    山村贞子心想,我们在梦中创造了三日月九莲,而这个梦中的角色此刻却出现在我的面前,大谈生灭之理。

    背后的屏风里透出烛光,能听见几个人呢喃私语的声音。山村贞子害怕孤独,喜欢热闹,此刻却又不想投入男人的怀抱,只是抬头看着天上分辨率降低了许多的月亮。巨大的月轮模模糊糊的,像是一块巨大的雪糕,让她想起了曾经在公司里联机过的一款名叫minecraft的小游戏。

    那个寂寞无边的世界里,每当夜晚来临,巨大的月亮从天空中划过,这个时候公司的同仁们就会聚集到石头露台上,扛着铁锹和大剑一起抬起头,看着四四方方的月亮贴图缓缓划过。

    大家都很喜欢那个游戏,并且设计好了故事背景。讲述人类灭绝很久很久以后,一群从异世界穿越来的人们,在这个已经再也看不见人类文明痕迹的世界上重新开始古老而原始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公司同仁们怀着巨大的兴趣搭建起了繁荣的社区,然后渐渐厌倦,不再碰这个游戏了。

    最后只剩下寥寥几个还有兴趣的人在维持着服务器。一个人默默挖矿的山村贞子,总是喜欢折腾新mOd的盖琪(搞了很多工业革命,魔法革命之类的让人看不懂的东西,环境污染罪魁祸首),扛着钻石剑四处游荡保护大家的老板。

    “假设我们都仅仅是一个梦中的角色。”三日月九莲说,“我们都是被一个故事所描绘出来的角色,在文字/绘画的牵引下起舞,在另一个人的午夜梦境中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