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新春特别篇:女学霸和书呆子【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路上颠簸崎岖,车外黑灯瞎火,乡村的确就是这样,人烟稀疏,远远没法和城市相比。

    赶了一天的路,坐在副驾驶的慕青也都感到疲惫困顿起来,也只能强打起精神支撑着。

    陈澜见此,也不见他动作,就拿出一颗青桃递了过去:“吃了它,会好受一些。”

    青桃莹莹,只有婴儿拳头大小,散发出一股诱人无比的清香。

    “这是什么桃子?”

    慕青说着,已经拿过来咬了一口,入口青嫩甘美,汁液化作热流扩散全身,像在大冷天饮了一口热腾腾的鲜汤般,登时让慕青精神一振,浑然的疲惫一扫而空,变得精神奕奕,身躯都像轻了几两,飘飘然说不出的舒服。

    “这……桃子你哪里来的?”

    慕青一边咔嚓咔嚓吞吃着,一边好奇问,她从小到大吃了不知多少种水果,连国外的水果也是屡见不鲜,可还不曾见过有哪种水果像这一颗青桃那般神奇的。

    “从神仙的洞府里偷来的,此果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钟天地之灵秀,男人吃了延年益寿,女人吃了永葆青春,唯一的后遗症就是,吃了此果的女人这辈子都只会爱我一个人。”

    陈澜笑着胡诌了一句。

    慕青翻了个白眼,啐了他一口:“你这书呆子不正经起来简直坏透了!谁看上你简直倒了八辈子霉了。”

    “那你怎么还要跟我一起倒霉?”

    “谁让我死心眼呢?”

    陈澜呵呵笑起来。

    被他这么一打岔,慕青也忘了去探究这青桃的来历,懒洋洋伸展了一下修长曼妙的腰肢,道:“还要多久才到家?”

    “快了。”

    陈澜道。

    的确快了,仅仅十分钟之后,远处黑暗中亮起一片灯火,越是靠近,就越是明亮,似将黑夜都驱散了不少。

    隐隐约约地,已经可以看见一片连绵起伏的建筑轮廓,盘踞在那里,在这黑漆漆的天地中显得尤其醒目。

    那是一片庄园似的宅子,鳞次栉比,占地颇大,即便是在乡村中,像这样规模的宅子也颇为少见。

    只见远远地,已经有一条青石路铺展而开,直通那一片宅邸,宅邸四周种植着一些参天大树,此时在那宅邸屋檐下、围墙一侧、以及每一株参天大树上,挂着一串串的红灯笼,像一条曲折盘踞起来的火龙,将那里照的一片通亮。

    红彤彤的灯笼高挂,充满了过节的喜庆味道,也驱散了黑夜所带来的阴暗,让人一看就心生暖意。

    “呀,这地方不错啊,这里就是黄粱村?怎么只有这一户人家?”

    慕青略带讶然道,原本在她的想象中,陈澜的家既然在乡村里,那么条件即便再好,只怕也没法和城市相比,谁曾想眼见所看见的这一处宅邸竟如此敞亮,说不出的气派。

    若懂风水的在这里,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块“钟紫气而腾龙,聚青冥而容祥瑞”的风水宝地,俗称龙脉之首,地之荟萃,寻常人根本都无法消受这等无量福分。

    福太多,也是会折寿的。

    也只有那些气运命格强硬之辈,才能安然栖居于其中,受龙光紫气熏陶。

    “谁告诉你黄粱村还有其他人家的?”

    陈澜笑了笑,就将车停靠在一侧,熄火下车。

    “少爷,您可回来了。”

    一道身影像幽灵似的忽然出现,是一名面容祥和的老者。

    “庸叔,有劳了。”

    陈澜将车钥匙丢了过去。

    老者笑眯眯道:“为少爷服务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其他人巴不得抢着做呢。”

    陈澜哑然,指着一侧的慕青道:“庸叔,这是我女朋友慕青,这次跟我一起回来过年。”

    老者明显有些震惊,好半响才回过神,连忙道:“原来是少爷的心仪对象,你们快快进屋,家中老人可都等着你们回来呢。”

    陈澜点了点头,就带着慕青朝远处灯火通明的宅邸走去。

    这一刻慕青显得有些沉默,似在消化什么,好半响才说道:“你们家……”想说什么,却是不知该怎么形容。

    “别理会这些,走,先去跟我父母拜年,然后我慢慢告诉你这一切。”

    陈澜笑着挽起慕青的手,掌间透过的温度让慕青心中一暖,也不再多想什么,和陈澜并肩走进宅邸。

    “澜少爷居然找了个凡人当伴侣,夫人她……恐怕不会这么容易让这小姑娘进门了。”

    庸叔看着一对年轻人走入宅邸,不禁摇了摇头,转身将那一辆军车开走。

    半响后,庸叔又步行返回,却没走进宅邸,而是立在那青石铺砌的道路前,思忖片刻,挥了挥手:“待会有一些远房亲戚要来拜年,你们照顾着一些,记住,任何车辆不得靠近宅邸百丈距离,无论任何人,没有通知也不得让他们进入宅邸一步。”

    说罢,他便转身而去。

    在他离开没多久,一行男女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静静等候在了那里。

    这些男女一个个步伐矫健轻盈,气息悠长沉凝,随意立在那,就有一种难言的气韵。

    他们立在那,就宛如化身远处宅邸的护卫,沉默而庄肃。

    一阵汽车发动机轰鸣声远远传来,没过多久,夜色中驶来一队车辆,清一色的黑色越野,缓缓停在了那一行护卫身前前。

    从第一辆车上跑下来一个年轻人,飞快道:“你们好,我们是来拜年的,之前已经通知过你们家主人。”

    “请下车等候。”

    那群护卫中为首的一名身穿黑色唐装的男子平静道。

    “下车等候?”

    那年轻人明显一怔,道,“各位,车中坐着谁想必你们都清楚吧?”

    “知道。”

    唐装男子道,“但我们接到的命令是,今天无论是谁来了,车辆必须停靠百丈之外,没有命令,谁也不能进入宅邸一步。”

    年轻人脸色顿时一沉,差点感觉自己耳朵听错了,道:“你确定真要这么做?你确定车中贵人的身份是你们主人敢得罪的?”

    唐装男子神色淡然,不再多言。

    “小周,怎么了?”

    这时候,又从车辆中走下一个矮胖中年,声音颇为洪亮,如果是帝国上层的一些大人物在这里,一定可以认出,这矮胖中年便是帝国内务府总理事马云飞,全权负责着当今大帝的一切行程和起居事宜,搁在前朝,那就是大内总管级别的权柄人物。

    被叫做小周的年轻人连忙上前,把这里的情况一一说了。

    马云飞皱了皱眉,上前和善说道:“各位朋友,能否通融一下,我们赶了一天路,总不能一直等在这里吧。”

    按照他的身份,走到哪里都是一呼百应,被人众星拱月的拥簇着,哪像现在这般放低姿态过。

    虽然马云飞也不清楚此次要拜访的究竟是何方神圣,可他却明白,这一次行程安排很特殊,一切都不能肆意胡为了。

    “这是规矩,恕难从命。”

    唐装男子回答的毫无回旋余地,令得马云飞都感觉有些刺耳,心中颇为不舒服,一个穷乡僻壤的小村庄而已,哪有什么规矩可言?规矩再大,能大得过帝国宪法?

    当然,唐装男子也只敢在心中腹诽一下。

    这时候,这一行车队上坐着的贵人都已下车,纷纷拥簇过来,起码有数十人之多。

    这些人中,有帝国行政院常任理事会委员长林友全和其秘书吴传柳,有帝国警备区司令薛世恒、帝国第一宪兵司令部司令夏侯钟、帝国国防部五星上将白永垂、帝国国务署总理事萧瞻园……

    一大串的人名、头衔,背后所代表的是帝国最顶尖的权力和荣耀,他们是帝国真正的大人物,是属于上层建筑中最炙手可热的一撮人,搁在往常,一般人也只能在电视新闻上看见这些熟悉的面孔。

    然而在此时,在这大雪覆盖的除夕夜,在这穷乡僻壤般的村落里,这些大人物们竟都汇聚在了一起!

    这一幕若被新闻记者看见,非疯掉不可,太不可思议了,哪个人有这么大能耐,能够在除夕这天,把这样一群大人物召集起来,一起跑到这小乡村中?

    然而在不可思议,这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此时这些大人物们皆都汇聚在一道轩昂高大的身影前,众星拱月般拥簇着上前。

    那高大身影一身风衣,面容沉稳,龙行虎步,虽唇角含笑,可却有一种迫人的威严感。

    “老马,这是咋回事?”

    高大身影笑问。

    马云飞连忙跑上去,低声解释了一番。

    高大身影一怔,爽朗笑道:“这多大点事,咱们就等一等,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他主动止步,停在那,目光遥遥看向了远处那灯火通明的宅邸,他神色看似平静,实则内心已经是波澜起伏。

    其他帝国大人物见此,皆都面面相觑,旋即皆都心照不宣,默默等在了那里。

    只不过所有人心中难免都疑惑,在这除夕晚上,大帝不留在帝都,却执意要前来这穷乡僻壤,说是要给一个远道而来的贵宾拜年,这简直太过不可思议了。

    甚至这件事都透着一股匪夷所思的味道。

    一路上,这些大人物也在心中暗自揣摩过,但却着实想不出这世上又有哪个贵宾能够让大帝如此屈尊纡贵。

    而今,眼见都已经到了地方,可却被人家给拒之门外等候着,这风天雪地的,他们又坐车颠簸了一路,着实困顿疲乏之极,这种苦头他们可是很久都没吃过了。

    可是看着连大帝都欣然接受这一切,他们又哪敢发牢骚了,也只能强忍着身上各种不适默默等着。

    嘎吱——!

    远处,响起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引起了不少人注意,又有人来了?

    此时,在那一队车辆后方,一辆黑色商务车停下,幕天元有些狼狈的走下车,再忍不住胃中的难受,站在路旁呕吐起来。

    刘灵芝连忙上前拍打丈夫的背部,满脸的心疼。

    “操!终于到了!”

    半响,幕天元才勉强直起身躯,想起一路的艰辛和狼狈,再忍不住爆了一个粗口。

    “你没事吧。”

    刘灵芝递过来一杯热水。

    幕天元挥手道:“我没事。”他大步上前走去,“前边应该就是那小子家了,咱们过去,今晚和他父母见见面,有什么说什么,把这事情彻底解决了,我可不想再遭罪了。”

    刘灵芝也连忙跟了上去,剩下司机在那照看车辆。

    “天元,梁靓那丫头说过,这陈澜来历不寻常,你待会先看清楚情况再说,可不要做傻事。”

    刘灵芝提醒道。

    “放心吧。”

    幕天元深吸一口气,道,“不过,为了咱们女儿的幸福,我也不会就这么丢手不管的。”

    刘灵芝点了点头,忽然注意到,旁边这一队车辆似乎有些眼熟,道:“天元,你看这些车,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幕天元正自想着心事,也没注意到这些,这时被一提醒,这才注意到,这一路上停靠着十多辆黑色越野车,清一色的规格型号。

    当他仔细去打量时,登时浑身一僵,忍不住揉了揉眼睛,还以为天黑眼花出现了幻觉。

    可当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时候,幕天元再无法镇定,连连倒吸凉气,这他妈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些老狐狸都扎堆来了?不过年了?

    幕天元感觉自己脑袋都有些发懵。

    “咦,我还当是谁,原来是老幕你啊,怎么你也来了?”

    这时候,马云飞走过来,当认出幕天元身份时,不禁讶然开口。

    “马理事。”

    幕天元比他更吃惊,连忙上前,道,“怎么……连你也来了?”

    马云飞笑了笑:“走吧,别在这里聊,前边还有很多老朋友等着呢。”

    说着,马云飞已扭头朝前走去。

    幕天元夫妇互望一眼,心中已经隐约明白了梁靓所说的话,相比于此刻身上的疲惫,他们的心早已被其他事情占据。

    两人跟上去,当来到车队前边,看见那一堆往日里高坐朝堂之上的大人物时,幕天元和刘灵芝禁不住又是一阵倒吸凉气,整个人都不自觉变得有些拘谨。

    而当看见那为首的轩昂高大身影时,幕天元和刘灵芝登时就说不出话了,眼睛直勾勾的,内心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震撼,连……连……大帝都亲自来了?

    这时候,马云飞附在大帝耳边也不知说了什么,就见大帝转过身,笑着朝幕天元招了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