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新春特别篇:女学霸和书呆子【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夜色静谧,庭院深深。

    远处繁华街巷上炮竹声声,烟火璀璨,照亮的夜空,衬托得这片延存千年之久的胡同巷子愈发宁静。

    十九号院的格局四四方方,堂堂正正,院落中有一株盘根错节的老槐树,枝叶繁茂,蔚然成荫。

    今天是小年夜,院落中早已挂上一盏盏红彤彤的灯笼,平添一份喜庆的味道。

    地面铺着青砖,斑驳锃亮,有一股岁月沉淀的历史厚重感。

    陈澜和慕青并肩前行,一路上倒也有些微微的←←←,☆.$↖.∞讶然。

    “怎么了?”

    因为心中一直担心陈澜会感到不适,慕青一路上都在捕捉着陈澜的表情,这一丝微弱的讶然反应自然也被她看在眼中。

    “这庭院格局倒是有一丝闹中取静、引风聚水的味道。”

    陈澜随口说了一句。

    慕青一怔,笑道:“你还懂得风水之术?”

    陈澜道:“略知一二。”

    正在前边引路的赵志成闻言,不禁扭头说道:“同学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什么叫只有一丝味道,这处庭院乃是前朝云亲王的宅邸,在当初设计这宅邸时,云亲王曾花费大价钱请来了一位高人帮忙看的风水,取的便是‘龙吞水聚探云头,紫气东来纳乾坤’之格局,绝对是世上一等一的清贵宝地。”

    言辞之中透着一股若有若无的不屑,旋即他就笑道:“不过话说回来,你能够看出这一点,倒也不容易。”

    这句话看似赞美,实则有一股高高在上的点评味道,慕青自然听得出来,不过赵志成这家伙说话不着痕迹,言辞绵里藏针,她倒也没办法直接去反驳了。

    至于陈澜,只是点了点头,就没了动静。

    见陈澜没有一丝被挑衅激怒的反应,那赵志成反倒有些一拳打空的无力感,他不禁心有不甘,笑道:“对了,我忽然想起来,这位陈澜同学不是在皇家帝国学院学习的理工科么,怎么又跑去研究风水了?这可有些不务正业了,陈澜你以后可要收收心,可千别走上歧路了。”

    慕青皱眉,正待说些什么,却见此时已经来到正屋门前,赵志成已经抢先几步走了过去。

    慕青有些郁闷地撇了撇嘴,扭头看陈澜,发现他神色如常,心中这才暗松一口气。

    赵志成爷爷赵光普乃帝国开国七大将军之一,绝对的实权派人物,即便如今已退居二线,依旧虎威犹存,在帝国中的影响力颇大。

    其父亲赵平波现任“星海舰队”司令,去年刚授衔中将军衔,肩章扛着两颗金星的青壮派强势人物,人当壮年,以后不出差池,必然可以再进一步,登临上将之座。

    在这等浓郁的军方背景下,赵志成这个赵家第三代嫡系人物可想而知有多耀眼,绝对是一个在整个帝都贵胄子弟圈子里声名赫赫的角色,人称赵大公子,自小颇有心机,城府极深,这种人说出的话,哪怕再让人郁闷和反感,也根本让人抓不住一丝破绽了。

    对于这次赵志成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里,慕青心中已隐隐约约明白了一些什么,禁不住也是一阵头疼。

    原本这一次小年饭她就在担心父母那一关,没曾想,又跑出来赵志成这样一个大纨绔军三代。

    没来由地,慕青在心中叹了口气。

    ……

    正屋,也叫堂屋,是主人招待客人的地方。

    此时堂屋大门打开,其内灯火通明,紫檀木铸造而成的八仙桌旁边,早已坐了一些男女。

    坐在上首的是一名瘦削中年,面相白净,温文尔雅,眼角有一些鱼尾纹,整个人坐在那有一股睿智、成熟的魅力。

    瘦削中年旁边坐着一位美妇人,长发盘髻,端庄贤淑,慕青的美丽面庞和她有着七分相似。

    除了他们,饭桌上还有一个中年胖子,笑眯眯坐在那盘一串黄花梨木手珠,看起来颇为和蔼。

    赵志成进屋之后,就笑着说:“青青回来了,大家终于可以开饭喽。”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显得很随意,仿佛在表明,他和幕家关系不是一般意义的熟络。

    这么做,当然是给陈澜看的。

    慕青进屋之后,就笑着朝那中年男女喊了一声爸妈,当看见那中年胖子时,似有些惊喜,道:“宁叔叔也来啦,我可有很久没见您了,这次您可得多留一段时间。”

    那胖子中年哈哈一笑,指着慕青说:“老慕,瞧瞧,你家这小丫头嘴巴越来越甜了。”

    瘦削中年笑了笑,旋即目光就望向了慕青身边的陈澜,那目光平和中透着一股沉静的力量,让人不由自主就心生一丝敬畏。

    这时候,那美妇人也将目光看向了陈澜。

    “爸妈,这就是我给你们说起过的陈澜。”

    慕青飞快介绍了一句。

    陈澜上前,道:“叔叔好,阿姨好。”

    他已经听慕青说过,她父亲名幕天元,母亲名刘秀芝,皆都是生意人,据说生意做的还很大。

    至于其他的,陈澜就不知道了,慕青也没仔细说过有关她家中的事情。

    “这是宁叔叔,和我爸是发小。”

    慕青又介绍那中年胖子。

    “宁叔叔好。”

    陈澜又喊了声。

    中年胖子哈哈大笑,道:“别客气,快坐快坐,今儿是小年夜,开开心心最重要,不要拘束。”

    “坐。”

    这时候,幕天元也收回了打量陈澜的目光,示意陈澜落座,单从表面看,也根本看不出他此刻究竟是什么心情。

    陈澜和慕青落座之后,这一顿小年夜的饭局就开始了。

    饭菜倒也寻常,荤素皆有,可味道颇为独特,做工也极为讲究,明显不是寻常人所烹饪。

    饭桌上,陈澜一声不吭埋头吃饭,幕天元在和那个宁胖子说话,赵志成则和刘秀芝聊一些养生保养的话题,还不时跟慕青说一些话。

    有意无意地,似乎都忽略和冷落了陈澜。

    慕青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一时颇为不舒服,她原本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父母问陈澜一些刁钻的问题,她就出面一一给挡回去,谁曾想到,这一次聚餐竟会呈现出这种局面。

    这明显是在用一种无声的态度去排斥陈澜,对人的打击也最狠。

    第一次登门上女方家里,女方父母都懒得刁难你,直接就忽略了你的存在,这打击谁能受得了?

    慕青轻轻咬了咬嘴唇,看了看父母,又看了看赵志成,心中那一股怒火再也控制不住,猛地一丢筷子,深吸一口气,道:“爸,妈,宁叔叔,人我已经带回来了,你们也看见了,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想说的?”

    声音平静,却透着一股豁出去的味道。

    房间中的谈话时戛然而止,所有目光都齐齐看向了慕青。

    陈澜这时候也终于停下手中筷子,擦了擦嘴角,就安静坐在那不动了。

    幕天元皱了皱眉,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一时有些沉默。

    见气氛不对劲,赵志成连忙道:“青青,别胡闹,今天可是小年夜,哪能这么和父母说话?”

    慕青瞪了他一眼:“赵志成,少假惺惺做好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

    这话毫不客气,和撕破脸皮也没什么区别了,可想而知慕青此刻心情多恼怒和憋屈。

    赵志成神色一滞,阴晴不定,身为帝都响当当的一位纨绔子弟,谁敢这么跟他说话?

    搁在其他人身上,赵志成有无数种手段玩死对方,可这话出自慕青之后,就让他有些难堪了。

    “胡闹!”

    幕天元皱眉呵斥了一声,神色已变得威严起来,目光凌厉。

    “好了,小孩子不懂事,你和她计较什么。”

    刘灵芝在一旁劝了一句。

    “对,刚才的确是我做的有些不妥,叔叔你可别责怪青青。”

    赵志成笑了笑,就恢复如常,此人心机倒也转换自如。

    唯有宁胖子饶有兴趣地看了看慕青和陈澜,笑眯眯的也不多说什么,也不知在琢磨什么。

    “既然你要知道,那我便直接告诉你。”幕天元平静道,“你和他,不可能。”

    不可能,寥寥三个字,已表明了坚定的力场。

    慕青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甚至已准备了许多手段去尽最大努力的说服父母,可她还是没想到,这一场谈判还没有开始进行,就被父亲直接一句“不可能”给判刑。

    慕青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心中如遭雷击般,整个人都有些懵住,死死咬着嘴唇,才没能当场失控。

    赵志成似乎也有些惊讶幕天元的直接,旋即他唇角就泛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这个结果虽然提前宣布出来,可对他而言无疑是一个胜利,值得喜悦和庆贺。

    他忍不住把目光挪移向陈澜,想要看一看这个土包子般的家伙此刻会如何反应。

    是离席愤怒而去?

    还是苦苦哀求上演一场苦情戏?

    然而让赵志成失望的是,自始至终,他眼中的土包子竟依旧是一副平静如水的模样,不喜、不悲,甚至像对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一样。

    这家伙难道真的是一个读读傻掉的呆子?

    赵志成第一次听说慕青找了一个对象时,也曾打听过有关陈澜的一切,也知道那个在皇家帝国学院中都名声斐然的“呆子”绰号。

    原本他还不相信慕青找了这么一个奇葩男友,可此时看了陈澜的表现和反应,连他也不禁有些怀疑了。

    场面寂静,气氛沉闷。

    幕天元这一刻显得平静而凌厉,目光看着陈澜,道:“我不是一个狠心的父亲,我也支持我的女儿去追逐自己的幸福,但是选择你却不行。”

    陈澜想了想,才说道:“为什么?”

    赵志成想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忍不住嗤地笑出声来,道:“同学,这还用解释吗,从你进入八串胡同抵达这里开始,想必就应该明白,你和青青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陈澜没有被激怒,而是思忖了片刻后,才说道:“我承认,我和慕青的确是两个世界的人,可这又有什么关系?”

    赵志成见此,已经大致确定,这陈澜就是一个年少无知的大学生,根本就不懂什么叫现实,什么叫门当户对。

    一只癞蛤蟆,还想吃天空中的天鹅?

    这也就那些懵懂无知的学生才会如此幻想了。

    这一刻,赵志成看向陈澜的目光中已带上一抹怜悯,还有一丝鄙夷,他完全无法想象,慕青是如何看上这种愚蠢而无知的家伙的。

    “这其中的关系,等以后你就明白了。”

    幕天元再度开口,道:“年轻人追逐自由的婚姻是好事,可当你们活在两个世界时,所谓自由婚姻,只会毁掉你们两个人一生。”

    一旁的刘灵芝也叹了口气,柔声道:“陈澜,没有哪个父母愿意充当恶人去害自己的女儿,你们都还年轻,不懂其中的厉害,就像幕叔叔说的,以后你们都成熟了,自然就明白了。”

    眼见父母都把话说到这种程度,原本就被打击得六神不宁,脸色煞白的慕青身躯猛地一阵颤粟,樱唇都快咬破,一对美眸中已莹莹泛光起来。

    她自小衣食无忧,进入学校也一直是同龄人中成绩最优秀的一名女学霸,并且加之样貌绝丽,家庭背景深厚,俨然和天之骄女也没什么区别。

    可归根究底,她终究还是一个没有走出大学校门的学生,也根本没多少面对现实问题的博弈手段。

    故而此刻的她真真是又恼又怒又委屈,整个人都变得苍白无助。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往日里对自己千依百顺的父母会变得如此冷酷?

    慕青失魂落魄。

    饭桌上气氛沉寂,这一刻的幕天元和刘灵芝态度显得决然坚定之极,或者说,在自己女儿的婚事面前,他们是断然不会退后一步的。

    赵志成虽抿嘴不言,心中实则畅快到了极致,若非碍于场合特殊,他已恨不得畅饮一番庆贺庆贺了。

    唯一显得有些反常的就要数陈澜了,他仿佛根本就没有被打击到,神情安静地坐在那里,思忖片刻,才说道:“叔叔,阿姨,我原本的确认为我和慕青是两个世界的人,即便是在一起,也注定没什么结果。”

    闻言,慕青浑身一颤,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身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