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楔子

    南国鲜少下这么大的雪,成团成簇地自遥远的天际翻滚而下,冲破厚重的晦暗和阴沉,耀一地洁白。

    浮华敛尽,尘埃尽涤。

    街面上连个脚印也无,洁白光溜地让人生出是广袤平原的错觉。

    “吱呀”一声,和城中最有名望的“薛家医馆”只隔着一条街的薛宅,大门被拉开了一条缝,露出看门的二狗子的一只大眼。

    “哎呦我的老太爷啊,你再不回来,老夫人就要忍不住上山找你去了。贼老天不知怎地下这么大的雪,少爷小姐这边担心地都坐不住了,二老爷都派了好几拨人出城了。”

    二狗子絮絮叨叨絮絮叨叨,老太爷也不恼。要说整个城中谁家仆人敢如此和主子讲话,恐怕也只有这薛家一户了。

    “哎呦,老爷哟,这……这这这又是谁啊?”二狗子絮叨了半天才看到老太爷怀里那破烂的一小团里好像有一张巴掌大的苍白小脸。

    “路上捡的一个小女娃。”老太爷五十多岁的人了,抱个小孩子脸不红气不喘,精神地丝毫不像是在山上采了三天的药才下来的样子。

    二狗子麻利的将门栓上,另一边老夫人和在家等的焦急的薛家小姐也听到声音迎了出来。

    “哟,这么冷的天,穿的这么少,岂不是要冻坏了,快抱进屋暖暖。”老夫人一眼便看到缩在老太爷怀里的小女娃,不过四五岁的年纪,一身衣裳除了补丁就是补丁,明显是被冻坏的小乞儿。

    薛老爷一家心善,自打这一家人定居洛阳,城内的小乞儿流浪儿最后都跑到薛家铺子里或宅子里做工了,所以薛府上下也没有个惊奇的,打热水的打热水,烧暖炉的烧暖炉,这流程再熟悉不过。

    容夏意识渐渐复苏,只觉得周身暖融融的,屋子里有熟悉的味道,是分不清上一世还是上上世最为熟悉的中药香。

    她强迫自己睁开双眼,明明算不得精神,却在那一刹那耀了满室的光华,薛凝萱一愣,她从未想过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会有那样一双耀目的眸,墨眸盛光,星辰失色。

    “醒了?”薛凝萱的清澈的笑容在她眼前放大,那笑容很暖,自带让人安心的力量。

    “姐姐。”容夏恍惚间她似乎见到了穿越前的亲姐姐,一样清湛温暖的笑容,一样漆黑幽深的双眸。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眸间瞬间就溢满了水光,似乎还带着些委屈,有种浓浓的依赖感,薛凝萱心一颤,对这小小的女娃生出些疼惜的情绪。

    意识还没完全回笼,头部却又突然再度传来针刺般的疼痛,她刚刚红润些的脸色再度苍白如纸。

    “啊……”容夏捂住脑袋,小小的身子忍不住颤抖,薛凝萱皱了皱眉,伸出两指点住她的脉搏,这一点,却是大吃一惊。

    容夏又晕了过去,来到这个小姑娘的身体里不过三天的时间,从洛阳城外走到洛阳城内,却已经记不起是第几次痛到晕厥。

    容夏的意识渐渐沉了下去,脑海中依然是那句不知是谁的怒吼:“滚,滚出这个家,从今天起你再也不是我的女儿,滚……”不清楚这是属于谁的记忆,是她?还是这具小身体的原主?不似她在现代那些过往那样清晰,那些纷繁复杂的找不到一丝头绪的信息凌乱在她的脑海里,时不时如同千万根针尖滚过的刺痛,让她无力承受。

    …………

    入夜,聆善堂还点着一盏灯,老太爷将容夏身上的银针拔掉,抹了抹头上的汗珠,一边的老夫人帮容夏将被子盖好。

    “怎么样?”老夫人心疼的摸了摸容夏苍白的小脸。

    薛老太爷摇了摇头,“脑部经脉阻塞,血液凝滞,只能调理,无法根除,这样的疼痛堪比酷刑,难为这么小的女娃竟也忍的下来。”饶是见惯了病痛,薛老太爷也忍不住叹息。

    梆子敲了三声,夜色已深,院中雪落凝霜,梅花瓣飘舞零落,铺满地嫣红。

    是年,赵历,永康三十年。

    朝堂之上的储位之争渐渐平息下来,成王败寇,在京都长安掀起的滔天海浪,却并未影响到远达千里的东都洛阳。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