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05+506章 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505章 离奇八卦

    赵侧妃怒视着因为情绪激动而一脸涨红的齐悦馨低声喝到:“你在哪里听来的胡话,又是齐浩宁?”

    齐悦馨苦笑一声:“这样的事,就算三哥知道了,他会告诉我吗?母妃,真的是胡诌吗?这可是我那日在密室里亲耳听到的,你和那吴婆子在商议要除掉父王和三哥。”

    “你,”赵侧妃愣住了,随即又慌张地四处看了一眼,一手拧开密室的门,一手要拖着齐悦馨进去密室。

    齐悦馨却是用力甩开了赵侧妃的手:“母妃你再解释什么我都不想听了,你还是快点去找三哥吧,告诉他吴婆子去哪里了,他们要做什么,让三哥赶紧去救父王才是。母妃,一切还来得及,您赶紧回头啊。”

    赵侧妃怒急交加,低吼道:“有什么话进去说,你知道什么?我做任何事还不都是为了你们姐弟俩?”

    这时,外间突然传来了门被使劲撞开的声音,赵侧妃一急之下用力将齐悦馨往密室里推了一把,没想到齐悦馨脚下的地毡不知什么时候隆起了个褶正好绊住她,而她的上身受了力,直直向前撞去,脑门磕在了打开的门墙侧边上,顿时血如雨柱,人直接昏死了过去。

    赵侧妃“啊---”了一声扑了上去:“馨儿,馨儿,你怎么了?”

    刚进来的齐浩翔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差点吓呆了:“母妃,你……你杀了大姐?不是,这,这儿怎么有道门?”

    跟在齐浩翔身后进来的赵妈妈刚说了一句:“王妃,四少爷他硬是要……”也被眼前的血光惊倒了,“啊---这是怎么了?大姑奶奶怎么了?”

    “快请胡郎中……不……赶紧请太医……请太医啊!”赵侧妃此时什么也顾不上了。她再狠,也只是个内宅妇人,这辈子最重视的就是齐悦馨和齐浩翔这一双儿女。

    “诶,诶”赵妈妈赶紧奔了出去。

    赵侧妃将密室门关上,对还在往密室瞄的齐浩翔低喝道:“快,快将馨儿抱到床上去,其它事母妃晚点再同你说,你先将嘴闭紧了!”

    “嗯,嗯,”齐浩翔直点头,“母妃,是不是大姐又向您要银子给那阮文新打点了?不要理会他们。放心吧母妃,我什么也不会说的,大姐就是自己不小心滑倒,撞在墙上摔死的。”流那么多血能不死吗?齐浩翔很笃定自己的猜测,肯定是大姐发现母妃这个密室里有很多宝贝硬要讨要,才被母妃失手推到摔死的。他刚才可是看到了,那密室里有好多个带锁的大箱子呢。

    齐浩翔硬闯进来也是来向他娘要银子的,丽云阁新来的雏儿丽君可是个绝对的美人,那一双妖媚的狐狸眼简直要将她的魂儿都勾走了。丽君可怜,家族男丁都被抄斩了,她也被拍卖到京城来。本是大官家出身的丽君不想呆在丽云阁那种地方,求他帮她赎身。他也要十八岁了,成亲会被要求搬出王府,先纳个妾总可以吧?

    齐浩翔的脑海里又闪现出那几个大箱子,虽然丽君的赎身银子不是个小数目,但母妃有那几大箱财宝,随便拿一点出来给他都够了吧?

    想想也是,母妃掌管王府中馈这么多年,怎能不攒下一大笔私房?哈哈,以后可都是他的了!

    齐浩翔越想越激动,两眼放光,竟然忘了将齐悦馨抱上床去。

    赵侧妃听到儿子的话,却是不敢置信地盯着他那一脸的兴奋,地上躺着的那个人可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啊!

    回过神来的齐浩翔见他娘盯着他,讪讪地笑了笑,将齐悦馨抱起放到床上去,一边还不忘“正事”:“母妃,等下拿一千两银子给我。丽君姑娘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子,我不能让她再呆在丽云阁。母妃您不知道,丽君姑娘长得同您还有些像呢。”

    “住嘴!”赵侧妃气得浑身发抖,这就是她精心教养、寄予厚望的宝贝儿子?不但文不成武不就、吃喝嫖赌样样俱全,还将一个青楼妓子与她相提并论?

    多年来她一心要将齐浩宁往歪里带,什么时候开始她的亲生儿子却是完全长歪了?就他这副德性,王爷若是回来了,还不亲手将他打死?

    -------------------------------------------

    京城里最近不但暗地里热闹忙碌,明里也是热闹非凡啊,劲爆的八卦是一个接着一个。

    先是雍亲王府的大姑奶奶好好地在自个儿亲娘屋里摔了一跤,头破血流,好不凄惨。好不容易救活过来了,却是傻了。其它都还好,表现还正常,就是一见她亲娘赵侧妃就吓得大哭大叫,匪夷所思啊!

    接着是王府四少爷齐浩翔,呵呵,将一块随身佩带的价值不菲的玉佩抵押在丽云阁,为新近第一花魁丽君姑娘赎身。赵侧妃直接晕倒了,醒来就要将丽君赶出府,齐浩翔却以死相逼,还口口声声“她死我死,她活我活。”

    众人连声叹问,呃,同是英武的雍亲王爷的儿子,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唉,果然是“娘挫挫一窝”,赵侧妃那些旧事再次被有心人翻了出来。听者纷纷摇头,这样的女人又能教出什么好子女?

    最“无辜”的就是躺着也中剑的罗老夫人了,本来听说雍亲王爷要回京,她就吓得躲在府里不敢出门,生怕有人想起她。这下好了,受到赵侧妃母子三人牵连,现在外面又都在八卦她同女儿、外甥女的那些陈年旧事了,气得她第一次破口咒骂她那个外甥女赵倩兰是祸端。

    雍亲王府庶子庶女庶妃的话题还没消停,祺亲王府又传来更加劲爆的八卦。高贵的敏郡主竟然同一个穷秀才在法门寺后山私会,还被未婚夫张大少爷和他的朋友们撞了个正着。拉扯间穷秀才失足坠落山崖,而敏郡主摔断了一只腿,太医说接上以后也会留下后遗症,说直白些,就是“以后变成跛子了”。

    人们张大的嘴巴还没来得及收回,没两日,穷秀才藏在法门寺禅房里的几张纸被他捡来的一只狗叼了出来,迅速传开。原来张大少爷是断袖,喜欢男人不喜欢女子啊!那几张纸上详细写明张大少爷在府外养小倌的小院地址,还列着他近期到小院与“外室”相会的时间。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穷秀才发现张大少爷的“惊人癖好”,才被张大少爷设计与敏郡主私会!

    好计策啊,一石二鸟,既除了祸患,又诋毁了将会被逼娶回去的女人,退亲最好,退不了亲,以后也有理由同妻子疏离不是?

    什么郡主、侧妃、大姑奶奶、大少爷、四少爷的,皇亲贵族家的“热闹”事娱乐了老百姓一场。平日自觉低微的老百姓哈哈一笑,“庆幸”道:大户人家龌龊事可真多,还是咱穷人好啊,混个温饱,楼个妻子,养几个儿女已经很开心,哪有那么多花花肠子烦心事?

    正在同“婚前紧张症”斗争的书瑶听柳妈妈说与敏郡主私会的那个穷秀才正是薛明郎时,也是好半天反应不过来,怎么个戏路?薛明郎到京城来了?还早早地同敏郡主勾搭上?不对啊,他现在只是一个家徒四壁的穷秀才,眼睛长在额头上的敏郡主怎么会看上?难不成他们也是重生的,夫妻重逢,偷偷相聚?

    待张大少爷的事爆出,书瑶更加疑惑了,可是又觉得奇怪:如果敏郡主是重生的,不可能会接受赐婚吧?如果薛明郎是重生的,以他的头脑和处事风格,不可能会有之前的那一场“上门女婿”风波。

    不过,现在他人都死了,是不是重生的也没必要追究了。而她,也没必要再记得前世的那段仇恨,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应该早就投了个好胎了吧?

    有趣的是,经了这么一个离奇又起伏的无聊八卦,书瑶紧张、犹豫的情绪一下子放轻松了。呃,别说柳妈妈和蓝锦她们觉得好笑,就是她自己也想不明白其中的关联。

    第506章 大结局

    骤雪初霁,冬日里的日头似乎拉近了与人的距离,显得格外清晰,格外耀眼。但阳光的温度却好像被冰雪冷却过似的,怎么也热不起来。

    一身青衣,披着黑色毛皮大氅的郁正然站在进京的官道上,目光悠远而清冷,没人能看到他深藏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