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十一章 慌乱无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顾锦年与常阳析同跟着茼蒿进了凝青苑,朱妈妈请了表少爷去厅堂,她俩就先在暖阁里相候。

    院子里静悄悄的,不见几位乳娘,亦听不到孩童哭声,显然之前几位小小姐吵得厉害的说辞只是个借口。

    顾锦年坐了会,心中有些不安,就招手让守在门口的茼蒿过来,好言的试探道:“姐姐,可知嫂嫂找我来是什么事?”

    茼蒿是大奶奶的陪嫁,更是这院里的得力侍女,往日跟着主子在各院行走,与顾锦年亦是相熟。

    往常,见六小姐如此抬高自己的客套模样,自然是要透露几分的。

    但现在,只为难的摇头,“六小姐,这个奴婢还真不知。奶奶就交代了去琉园那边请表少爷过来,如果九小姐也在那,便顺道把您一道请来。”

    说是不知,但顾锦年闻言后,心底就是一滞。

    嫂嫂这是早料到了自己的举动?

    愣愣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姐姐去嫂嫂那边伺候着吧,不必在这陪我。”

    茼蒿却摇头,“没事,朱妈妈在那呢。”

    顾锦年就笑笑,柔声道:“我来这又不是什么客人,难道还要你们守着?去吧,不打紧的,让外面书绘进来就好。”

    闻者想了想,一想眼前人与她主子的关系,也没再坚持,颔首就退了出去。

    不一会儿,书绘走了进来,上前即问:“小姐是有事要吩咐奴婢去做吗?”

    顾锦年的直觉不太好,看到亲信后点点头,“你回琉园去,让九妹妹跟八妹妹都散了,说我这有要事,改日再与她们相叙。”

    “哎。奴婢马上去。”

    看着书绘匆匆出了院子,顾锦年仍是不敢放松。

    今儿的事完全是她自作主张,可大家在凉亭里还没说上几句话大嫂的人就到了。显然是早盯着自己。现在常表哥被喊过去,也不知都说了些什么。等会面对自己时,嫂嫂怕是不会如何客气。

    顾锦年确实是有私心,府中热闹张罗着五姐婚事,对她来说如何能没有压力?

    作为整个侯府的掌上明珠,天生便有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可如今庶堂姐都快风光出嫁,她却前途未知,即使自己不在意。还能拦得住旁人不多想?

    顾锦年自得想法子筹谋一二。

    只可惜,才刚有点想法,就要被人抹去……

    她倒不担心长嫂怪她,只心愁着别传到母亲耳中。

    亲娘如今是只顾着宫中怀有龙孙的大姐。即便见不到帮不到还费心费力着,对她这个膝下的小女儿很是忽视。要说不觉得委屈是不可能的,但顾锦年也明白母亲的心思,大姐的荣华就是整个侯府的荣华,更是顾家每个人的荣华。

    与她相比。自己当然微不足道。

    她素来就知晓这点,只是自己到底是侯府的长房嫡女,现在这个年纪,却连个说亲的对象都没有,瞧在人眼中像什么话?

    以往因为想候着宸王选妃。到底有个明确目标,她自不必着急。随后选妃延后,虽说又可能与将军府结亲,但这事怎么说着说着就没有了然后,眼见着年关将近,她又要年长一岁,还能不紧张吗?

    顾锦年是留意着常表哥对九妹妹的心思才起的念,毕竟这阵子也不见元平公主再如何青睐九妹妹,或许那事也只是误传,便又想动先前的盘算。

    可现在,是自己想错了吗?

    顾锦年正脑中混沌的时候,大奶奶走了进来,先是挥手潜退了左右,随后再小姑的起身注视下走了过去。

    “六妹,你糊涂!”

    大奶奶一改往日的贤嫂语态,绷直了脸严肃道:“九妹那是你能动的人吗?娘早有交代,她是咱们笼络元平公主的关键,这事你不早就知情?怎么今儿竟然唆使起你表哥去献殷勤?

    再说了,九妹妹她是傻子吗,能由得你算计?

    呵,她非但不傻,还聪明着,你当她看不出来你这点把戏?再者,不说她,就是四婶,又岂是个容易糊弄的?你竟然把脑子动到了四房身上,简直是不知死活!”

    语气越发严厉,竟是不留半分情面。

    顾锦年何时受过这等待遇?从小被众人捧着,不说指责,就是重话都没听过,现下自尊心上涌,忍不住就辩道:“嫂嫂这样说,未免也太夸张了,四婶与九妹厉害,难道我就一定不是对手?”

    只是,她想替自己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奶奶无情的打断:“对手?好妹妹,你最近都在想些什么?四婶与九妹那是你的对手吗?即便以往没什么感情,但到底是一个宅子里的,怎么会成为你想对付的对手?

    锦儿,你这话越发的荒谬起来了!她是顾家的人,将来是要替家族荣华付出的,最终给咱们侯府带来风光的,你将她们看成对手做什么?”

    “风光?刚嫂嫂不是自己还说她们不是好糊弄的人,难道会任由着旁人利用?”

    大奶奶见小姑如此不屈的神色,明白是倔强起来了,怒极反笑:“这种事自有我跟娘去操心,你着什么急?

    六妹,你别这般沉着脸,我自嫁到了侯府,可都是将你当亲妹子看待的。你这回自作主张,我没有告知母亲而先让茼蒿把你喊来,你当我是为了什么?”

    顾家的大少爷顾承华是个宠爱妹妹的好兄长,大奶奶进门后同丈夫一般,对这府中唯一的亲小姑亦是照顾有加,如今自己苦心被误解,能不生气?

    她淡淡的望着顾锦年,不再开口。

    后者似是也意识到自己态度不好,理性的她忙缓下了脸,内疚道:“嫂嫂您别生气,我也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整个府里说不知道九妹妹跟元平公主的外甥沈侍卫关系非凡,家中有意促成这门亲事,你也是知情的,现在却做出这等轻率的举动。你能说你是无心的?”

    见顾锦年不再争辩只把头埋得更低,大奶奶叹气一声,终是无奈的劝道:“锦儿。你的心思其实我都明白。

    最近府中事多,接完你四婶一家回来没多会就是中秋佳节。如今太子妃娘娘又怀有龙孙,你五姐也即将出阁,很多事凑在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