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六章 安胎药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顾绮年被狠狠的思想教育了一通,而教育的内容竟然是情感。是娘亲要自己尽早物色个对象,好让她有个替女儿努力的目标。

    而最初的那个严肃问题——自己被设计了一场莫名其妙的那场“偶遇”,就只被母亲轻描淡写的一句“追求方式的手段之一”给糊弄过去了。

    顾绮年真心想问,她是自己的亲娘还是对方的亲娘,怎么帮着别人说话?

    还下次见面悠着点?怎么悠着?悠着点是为了什么?

    顾绮年苦笑着走出主屋,回到自己房里时本焦躁急切的情绪倒是都消散了,就是人有点反应不过来。

    她本来那么干脆将七姐的话说与娘亲听,是想对方给自己出个主意的,谁知竟然让她准备再次和那人见面?还说那么一番长篇大论做铺垫。

    她很想折回再问一句:娘,您这是急着嫁女儿吗?

    顾绮年就是心知还会再见面,所以才害怕,害怕见那人时的不知所措。

    毕竟,七堂姐是瞒着那人自作主张来的,那他说不准还不知自己已经知情。那么,到时候她难道就要自编自演一出知之为不知吗?

    兀自苦笑时,就见蓝苏低着脑袋边翻弄手心的什么东西边走了进来。

    顾绮年瞧她那烦恼的模样,开口就问什么事。

    后者便似有新发现般几步赶上前,“小姐,您瞧,这好像是药渣。”

    湿潮细碎的渣子。药的气味还未散尽。

    顾绮年伸手捻了捻,不解的询问:“你这哪弄来的药渣子?怎么什么都往自己手里招呼?”

    药渣不难分辨,只不过其中有什么成分就不得而知了。

    蓝苏性子活泼,回京没半个月就把这府邸摸熟了,再加上她老子娘的缘故,基本上哪个园里都能有几个说得上话的。

    顾绮年想着广结人脉并不是什么坏事,也就没说她,加上自己身边差事少。蓝苏偶尔串门到旁的屋里,最后取些新奇东西回来也是常有。

    只是药渣子这种东西,难道是跑厨房那边去了?

    带回来有什么用?

    蓝苏见主子发问,先是回头瞧了眼外面,隔着竹帘其实院子什么情况根本看不见。

    但这小心翼翼的模样,看在顾绮年眼中究是意识到了非比寻常。

    难道还是她们自个院里的?

    可阙梅苑没有开火,小厨房只是个摆设。平时连热点东西都跑大厨房的,哪来的药炉子?

    可像是为了呼应她这种猜想,蓝苏开口即道:“小姐,这是絮柳姑娘屋里的。

    刚午膳后,您跟夫人去谈事,奴婢们吃饭后出来,我被珠儿拉着问绣样子。就去她屋里坐了会。出来时就看到絮柳姑娘身边的碧草鬼鬼祟祟的揣着包东西朝后面的小门去,我与珠儿跟上去一瞧,这不就见她丢这东西来着。”

    “絮柳房里的?碧草?”

    顾绮年嘀咕了声,就想起前阵子曾在院门外碰着过碧草,当时她手里就拿着个药包,道是絮柳身体不适。

    那时不止蓝苏在场,便是银娟也是见着了的,她俩回屋后还都觉得事情蹊跷,道自己没查下去有些可惜。

    现在这药渣……

    侯府里也有个小药房,摆着许多药材。大厨房那边更有个单独摆药炉的小间,府里但凡哪位主子身子不适,将药送去了自有专人煎熬。

    虽说絮柳的身份还不够使唤那边的人,但让碧草过去借个炉子熬药,也是可以的。且实在不行,下人厨房那边也有器皿,再怎样也不至于说短了煎药的地。

    但药渣是从阙梅苑往外带的,难道她们房里还藏了炉子不成?

    顾绮年惊诧。同时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药不能当着人的面熬,难道絮柳是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杂症?

    蓝苏亦是个聪慧的,显然想到了一处,轻声道:“小姐。您看这要不要奴婢找人去问问?絮柳姑娘让碧草在院子里偷偷起炉子,且先不说这坏了规矩,单她这举动,便不正常。

    上回碧草在您跟前失态时,手里可不也抱着药吗?说是小恙,但这么些时日了还没好,想来也不是小事。

    奴婢知道您跟夫人都不想管她那档子事,可人毕竟住在咱们院里,若是什么厉疾,连累了您跟夫人可不值。”

    她是在担心絮柳患上了什么传染性疾病,所以才偷偷服药不敢惊动旁人。

    “她这几日还常常出去吗?”

    顾绮年突然发现,最近几日傍晚和清晨都鲜少见到絮柳匆匆忙忙从外回来的身影了。

    虽然大致也能猜到她在外都干了些什么勾当,也不是真盼着她勤快外出,但她要突然收心老实了,也不由觉得奇怪。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