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团队的力量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阿波罗!你干嘛去?我还没有上马呐!”阿瑞斯原地呼喊着他深情的爱人,提醒他,他命定的另一半还在等待着他,“阿波罗!你听见了吗?我还没上马啊。诶呀,你跑的太远了,听不见我的话了。”

    阿瑞斯唉声叹气,埋怨倒没有,还觉得阿波罗看着文质彬彬,没想到要干事的时候,这么火急火燎的。他拍着自己的肩膀,示意留下的维尔彻在那里立足,现在屋里面也没有别人了,只能跟他讲话了。

    “维尔彻,你说阿波罗什么时候才能发现我没在他的身后啊?什么,你说那也许要到他抵达斯巴达了?”维尔彻鸟头一歪,心道我可一句话也没说啊。

    “不会的,他在途中一定会跟我说说情话的,这样他就会发现我不在啦!而且,要我说,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说的。他那么爱我,哪里忍得住?他马上就要折回来了!哎,他怎么还没有折回来?”

    阿瑞斯不耐心地遥望着上空,果然看见远远出现一个黑点。

    “来了!”阿瑞斯惊喜的叫道,“阿波罗,你怎么那么粗心?”他话音一落,前来的飞马也显现出全型了。那里是阿瑞翁和光明神,分明是他拉着战车的儿子和两只鬣狗。

    “你们怎么回来了?不是去圣山了么?”阿瑞斯问道。

    他这边还跟什么事没发生似的模样,那边可气死了他的四匹马儿子。要说他们这个小团体中,最聪明的,话句话说,军队的军师,那就是他们几个了。虽然战神老爸一直把他们当成普通的马力来用,这也不影响他们对小团体的归属感和荣誉感。

    先前让阿波罗一忽悠,他们确实是向圣山上赶,准备召开动物大会。阿波罗虽然是算无遗策,可惜,他的坐骑就不能跟他一样的不露声色了。要知道,整个圣山的好马总共也没多少,反正是没有奥林匹斯山上的小神多。总共那么个地界,没事的时候又都是住在大马厩里,圈子里谁还不认识谁啊?更巧的是,他们互相不但认识,而且阿瑞翁还算的上是他们顶好的一个好基友。

    阿瑞翁也是跟随光明神良久,这件事又是从头到尾看在眼里,知道他主人到底是个什么态度。这现场情景一看,肉麻的不行的话还一套一套,还能不知道是神棍技能瞬发了?刚巧,他这心塞又牙疼的表情让在场唯四能看懂的,招呼老友的四个好兄弟看的正着。四马当时不明所以,走了一阵越想越不对劲,才明白过来,赶紧往回赶,别让再次受骗的老爸哭了鼻子。

    谁知道,他们回来一看,眼见都到这时候了,阿瑞斯竟然还没纳过闷来。还站在风口,一边傻乐,一边等人,更是心肝肺一齐烧,恨不得口出人言,破口大骂。所以说,你个光明神骗到了我们老爸头上,还骗的是一愣一愣,一点不考虑我们老爸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以及相应的创后应激焦虑症,一点善后的意思都没有,太冷血,太残酷了吧?

    四马同心,思及此出,更是颇有默契的仰天长吼,“老爸,快上车!你又让你老婆骗啦!”可惜,阿瑞斯完全没弄明白。还想着马车回来了,我是等着阿波罗来接呢,还是去追他好?

    这是没救了是吧!欺负马不会说人话是吧?阿波罗,这事我要是不能告诉了咱爸,咱就跟你的姓!

    “恩恩!”脚绑护甲的黑马头顶了顶战神神游的脑盖,咬着他们的傻爸过来看。阿瑞斯被拉到跟前,竟然看见他的其中一只黑马,马蹄上蘸着鲜红的葡萄酒汁,在石砖上写字!

    “什么!?你还会写字!”阿瑞斯也吃惊急了,谁见过马会认字的?他三两步过来,在儿子期盼的目光下,总算低下头,“写的是什么啊?啊,菠萝,骗人,一,跑了。这是什么?”

    阿瑞斯皱眉念叨了几句,终于把几个歪歪扭扭的单词连成了一个句子,“阿波罗骗人,已经逃跑了。”

    “阿波罗骗人,已经逃跑了!这是什么意思?!”阿瑞斯怒视着写字的马匹,“这是什么意思?”他嘴里念叨着这句话,起伏的胸膛涨的像憋气的青蛙一样。

    “好啊!竟然是这样!”阿瑞斯哪里还不明白,他先前的不安便是一种隐隐的预感,他战士的天性提示给了他,可惜被阿波罗一打岔,他没能抓住。要说俗话讲,美人唇,英雄冢。阿瑞斯让阿波罗的蜻蜓一吻,竟是什么也不顾了,什么也不想了,头脑空空似成了傻瓜。

    四匹战马同仇敌忾,仰天嘶吼。两条鬣狗也感应到主人的心情,尖牙呲出,口诞四流

    利爪外露,蓄势待杀。

    “阿波罗,你有种!我阿瑞斯要是再信你一句话!”阿瑞斯跨步上车,单手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