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9章 阿尼奥的信心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阿波罗和阿瑞翁再一次来到了欧罗巴的那片树林里,但他们没有发现牧羊童的踪迹。一番兜兜转转之后,他们看到了用另一个形式出现的青年人。

    “所以,你真的是王子喽?”阿瑞翁说道,走过去闻他。

    年轻的男人歪头躲了一下,他当然认识他们,尤其是那匹让人印象深刻的马,“那我还有感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我还是一个牧羊的人。”

    他虽然说着感谢的话,穿着华贵的衣衫,但显然并不是那么想的。他的脸上有些妒恨。

    阿波罗打量着眼前长大的男童,“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来,对吧?所以,把我想要的给我看。”

    王子殿下沉默着,过了一会儿,带着他们来到了王宫的一处草房。

    “我不是在埋怨,只是实话实说。要不是你们,我还能有点自由。神王也会经常来看我。现在呢,不仅没有快乐可言,连唯一的一点荣誉都被揉碎打烂。自从你们走了,留下了他,你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么?”

    阿波罗想问问那个“他”的含义,而王子已经打开了柴门。那四十只黄金羊金灿灿的身影露了出来。阿瑞翁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叹。

    “真厉害!”他倒腾着马蹄,向后退,“在马厩里我们都不大会这样干……”

    阿波罗看了一眼,也马上转身出来。王子跟在他后面,还向着打开的柴门里面看。

    “就是这样,自从你们给它们做了示范,它们就变成了这样。青草不喜欢了,鹰嘴豆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哦,也许还有点。还可以用来向它献殷勤!”

    阿瑞翁顺着王子的眼神,看着中间那只众星捧月的羊羔。他敢发誓,那只羊的表情是淫*荡又餍足的,让他浑身发颤。

    “你是说从我们走了以后,他们就学会了?我好像还记得,你说他们全是公羊?”

    “那天不也是两个男人么?!”王子声音开始提高,“我都说了不行,你们却没人听我的。现在好了,它们学了个全。是,一般来说,它们不会做这样没有后代也没有意义的事。但如果,它们发现它们中的一只能生小羊又怎么样?”

    阿波罗绿眼闪烁,和阿瑞翁对视了一眼。

    “你是说……”

    王子已经捂住了头,痛苦极了,“有了孩子,它有了一个男孩!这样对我更糟。我告诉了宙斯,他只说顺其自然,然后再也不来看我。还有孩子,他就是一个奇迹。只不过是几天,我打赌不会超过十天,他就长大了,成了一个男人。黄金羊不允许我进去看它们的时候就是那几天。我从来不知道它们瞒着我干了什么。等到我知道了,是那个男孩自己出来的时候。天知道怎么会这样!他看着比我的年龄还大,却张嘴叫我爸爸。我现在也不敢回想我朋友们当时的表情,就好像他们一直认识的人突然变成了一个罪大恶极的坏蛋。”

    王子说道这里已经满眼泪水,声音呜咽,“他们再也不会尊敬和羡慕我了,说我不配做一个牧羊人,我守不住应有的操守。是黄金羊,它们的珍贵造就了我又毫不留情地把我摧毁。我成了草地上最不受欢迎的人……”

    阿瑞翁黑圆的大眼里慢慢都是“同情”,“瞧啊,阿波罗你都干了什么!你让一个牧羊人失去他高贵的职业。还让他没有操守。”

    阿波罗瞪了幸灾乐祸的朋友一眼,他不喜欢听故事,只想要真相,“所以说,那只羊生了一个男孩,然后那个男孩呢?他去哪了?他是不是头上长着角,还有金羊毛?”

    王子缓缓点头,“是的,是的。角和羊毛。他走了,跟着一个男人走了,其他的我不知道……唔,但它怎么能跟他那样说?说我是他的父亲?它怎么能说谎,明明知道我是清白的。我什么都没有对它干!”

    显然,可怜的王子又陷入了牧羊人的噩梦里。阿瑞翁用马头顶了顶王子的肩膀,“节哀吧。它只是一只羊,你让它懂得什么?不过,也幸好他是一只羊,谎言才传播的不广。”

    阿波罗最后看了一眼那只说谎的黄金羊,那个淫*贱浮夸的表情,骑上了阿瑞翁离开了牧羊人的伤心地。

    “真相大白了,阿波罗。那就是你们俩的野种。”

    阿波罗抽了抽嘴角,“那不叫野种,我的朋友。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确信不是野种。”

    “野地里生的还不叫野种?”阿瑞翁一副你好大脸的表情,“反正你们糟蹋了宙斯的羊,我怀疑他怀恨在心,要不然干嘛给你们添乱?”

    阿波罗无话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