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血染残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早春时节,斜阳悬空,大地复苏。

    中牟县城,南门外。

    田地荒芜,空旷如野,数十里无人烟。

    旷野上,数万兵马遥向对峙,剑拔弩张。

    阵前,两名身着甲胄的将军,打马上前,遥向喊话。

    敌对二将,开口便是谩骂之语,怒吼声如雷,双方话不投机,旋即拔剑相向。

    “杀呀!”

    “嗒嗒嗒!”

    居于南门的一方,背靠城关,为官军,率先发动进攻。

    位于阵前的三千铁骑,呼啸而出。

    骑兵皆是精壮之士,挥动木杆长枪,嗷嗷叫地打马冲锋,喊杀声大作。

    其胯下颇为统一的高大骏马,奔跑时身姿健美而迅捷,马蹄声如雷,步幅一致,气势如潮,席卷向南面的敌军。

    铁骑之后,数千步卒手持长戟、长枪与巨盾,紧跟铁骑,疾奔向前,声势雄壮。

    南面队伍,拥兵近两万,步卒多而战骑少,仅有五百余战骑居于阵前,余者皆为步卒。

    甲胄各异,不足半数为铁甲,大多数身着皮甲;兵器长短各异,兵士也是老幼兼有,占去半数,另一半为青壮之士。

    两军兵士优劣一目了然。

    然则,官军虽看似精锐,却不如南面兵马人多势众,阵势雄壮。

    “砰砰砰!杀!”

    两军相距百丈,铁骑冲杀,瞬息而至。

    霎时,兵戈相接,战马冲撞,喊杀声一片。

    两军将士如洪水猛兽般剧烈碰撞纠缠在一起,长兵相向,奋勇拼杀。

    顷刻间,马蹄声、怒吼声、惨叫声,交织成片,喧嚣至极。

    “嗒嗒嗒!”

    “噗噗噗!”

    三千官军铁骑,骁勇异常,横冲直撞,一往无前,所过之处,人头纷飞。

    两万南军亦非待宰羔羊,决死对抗,悍不畏死。五百余战骑迎面对冲,近两万步卒列阵以待,肩扛长戈以拒战马,双手紧握长枪冲刺在前;巨盾深插入土,侧身肩扛,层层叠叠,密集成盾墙。

    “嘭嘭嘭!噗!”

    马失前蹄,猝然摔倒;兵戈刺体,血肉喷涌。

    一刹那间,血水四溅;皮肉翻飞,惨烈异常。

    “少将军小心!”

    三千官军铁骑中,一名身着黑色生铁甲胄的少年将军,骑术精湛,冲杀极为勇猛。所过之处,无一人是其敌手,数十名南军兵士在短短十余息内便成了他的刀下亡魂,尽数一刀两断,身首异处。

    当他气势如虹、奋勇冲杀之际,突然马失前蹄,猝然摔飞了出去。

    一直保护在他身旁的数名亲卫,顿时大惊失色,失声大叫。

    马失前蹄,乃战骑冲杀之大忌。无数疆场勇士壮志未酬,饮恨于此,徒舔几声唏嘘叹息。

    骤遭剧变。

    这一刻,黑甲少年精湛的骑术体现了出来。

    只见他在战马前扑摔倒之际,猝然纵身而起,脱离马背,随着向前摔倒的惯姓,凌空翻转着身躯,企图平稳落地。

    “噌噌噌!”

    就在黑甲少年身形坠落的下方,原本层层叠叠的敌军巨盾,骤然松散开来,撤向一旁,既而围成一个中空的空心圆盾阵。

    腾出的空地上,赫然出现数十名长枪兵,挺身举起长枪,静等少年下落的身形自动送上枪头。

    “呔!”

    “呯呯呯!”

    凶险万分之际,黑甲少年大喝一声,单手握刀,凌空一刀横扫,将身下的十余杆长枪打得偏向一旁,旋即身形急剧下落,侧身平躺着砸向五个来不及闪躲的枪兵。

    “砰!”

    一声并不响亮的甲胄与血肉之躯间的碰撞声响之下,五名枪兵应声而倒,与黑甲少年滚落在一起。

    “嗖!”

    霎时,十余杆长枪再次向黑甲少年突刺而来,毫不顾及与他纠缠在一起的五名枪兵姓命,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