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369章 ].车轮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风瑜铂的寿宴办得并不如何的热闹,对于他们这个立志做大做强的新兴厨艺世家来说,一共才十二桌的宾客,看起来都有些寒酸。当然,风瑜铂也有自己的说法,他亲自带着秦风在每一桌敬了一轮酒,回到本桌之后,含糊其辞告诉秦风,今天的来宾只邀请到他这一辈的叔伯辈,更广义上的风氏子弟,那些未出五服的,大部分都没有通知。

    秦风在他们这一桌见到了风晴柔的老爸,也就是他的大伯,风梓浩的大哥风梓然,有意思的是,风梓然看待秦风的眼光十分的欣慰,一点都看不出来,因为小弟多了子嗣,有可能会分薄他的产业而对秦风有所抗拒。

    秦风给风梓然敬酒的时候,大伯痛痛快快连干了三大杯,从今早上开始,他就在家族议事大厅这儿操持宴席事宜,一直忙碌到宴席开席,用他的话来说,这儿如果有一张床的话,他可以马上就倒头大睡,不过,现在看见小浩家的儿子,也就是自己的亲侄子,他这心里头高兴,什么疲累都一扫而光了。

    风晴柔看得妒意大盛,她抗议道:“爸爸,你少喝点酒……还有啊,你对你亲闺女可没有这么贴心过……”

    风梓然哈哈大笑,摆手说:“这不一样,以前啊,咱们家的担子都压在你爸身上,同时也连累了你操心生意上的事情,个人姻缘至今都没有着落,现在好了,咱们这一房也终于有了男丁,这往后啊。振兴家门这种大事自有你弟弟霖霖去承担,咱们两父女得到了解脱,难道这不应该让你爸一醉方休吗?”

    正说着的时候,他们这一桌这儿走过来一个年级和风梓然相仿的中年人,说是中年人。其实已经人到了中年的尾巴了,面相约有五十几近六十了。秦风对他有点印象,好像是大爷爷风瑜锶这一房的,倒是忘了他的排行了。直到风梓然站起来叫了一声大哥,秦风这才想起,他应该是父亲这一辈排行老大的风梓成。这人端着酒杯的胳膊肘搭在风梓然肩膀上。另一只手拍着风晴柔的后背,酒意还没上头呢,舌头就已经打着弯说道:“小然,柔柔,你们父女两个。一个主内,一个主外,这么多年来可是辛苦你们了,来,我敬你们一杯……”

    风晴柔父女的面色都有些不好看,所谓的一个主内,一个主外,这是在讽刺他们父女把持了家族的全部权力吗?

    “大伯伯。我爸身体不太好,他这一杯就由我代劳了。”

    “随便吧,反正我这个长兄。从来就没有落入过小然的法眼……”风梓成名为自嘲,实为暗嘲风晴柔,顿时就让风梓然的脸上挂不住了,他忙道:“大哥,你这是什么话,我身体就是再不好。陪大哥的这一点量还是有的,来。咱不说了,都在这酒里了。”

    二人仰起脖子把杯中酒一饮而尽。风晴柔虽然心里不满,场面之上,却也只能当着面也把酒喝了。

    敬完了风晴柔父女二人,风梓成又来到秦风身边,他大大咧咧说道:“霖霖,哈,我们家老头子不承认你是姓风的,我就不这样想了,再怎么说,你也是老风家的血脉嘛,是吧,小浩?”

    秦风忙站起来,道:“大伯伯,我敬你……”

    “哈哈,到底是咱们风氏的男儿,就是爽快,好,大伯伯和你干了……呃,我杯子里没酒了啊,酒呢,酒呢……”

    风梓浩与薛佩云的脸色都十分难看,首先一个,姓秦与姓风,风梓成借着酒意大说特说,分明是要给他们一家三口以难堪,另一个,杯中酒已经空了,满上就是,他则偏偏说了出来,这是要让秦风亲手给他满上啊。

    秦风这方面的世故虽然尚浅,可这么明显的奚落,却是让他心头大为不快,心说既然你说杯子里的酒已经空了,那就滚蛋啊,还愣在这儿干嘛呢。倒是风晴柔不愿意让秦风无故得罪于他,连忙拿起酒瓶,给风梓成的酒杯里满上。

    “大伯伯有酒了啊,那我就先干为敬。”

    只见秦风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吞了,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风梓成作为长辈,他自然可以自恃身份点到即止,奈何秦风的杯口向下,直愣愣看着他,看得他脸上挂不住,不能落后于小辈,当下同样也是喝得滴酒不剩。

    风梓浩还要说什么的时候,秦风从风晴柔手里拿过酒瓶,不由分说就帮风梓成的杯子给满上,他自己的酒杯也照此办理,然后又道:“大伯伯,我这杯还是敬您……”

    “哦?这又是为什么?”

    “不为什么,您是长辈,我是晚辈,敬您,不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