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序幕:天外飞仙+第一章:客栈柴房温暖如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苍溪州地势高耸,山脉连绵,然而若有人问起此地最高的山峰所在,人们都会不约而同地指向一个地方。

    一座剑一样耸立的高山,穿破云层屹立在高原上,山中有一门派名为灵剑派,是修仙界首屈一指的名门大派,独占一州的资源,此山也因此得名灵剑山。

    灵剑山巅,一座精致的竹制小室中,头戴剑型发簪的老者望着晴朗的星空,手中持着一柄银亮的长剑,剑身反射星光,精致繁复的纹理如同水波一般流转,自剑柄处缓缓向上,然而流到一半便戛然而止。

    老者眉毛一皱,心中暗道不祥之兆。

    “剑光中断,这是夭折之相啊,掌门师兄你这是在给自己算命么?”随着身后声音响起,一个白袍赤足的女子,一手拎着一只土黄色的酒葫芦,一手倒持着一柄青绿色的竹剑,带着一身烟酒之气出现在观星老者身后。

    观星的老者的推演被打断,不得不调息收工,从口中吐出一股浊气。

    “五师妹,下次记得敲门。”

    “我出门的时候有敲。”

    “我是说我的门,不是你的门。”

    掌门又叹了口气:“找我干什么?”

    “借钱。”

    “……没记错的话,你还欠我两万灵石没有还。”掌门人说着,目光严肃而认真。

    女子则苦大仇深道:“唉,还不是咱们灵剑派忒穷酸,想我堂堂五长老,门派第二高手,每月供奉居然才五百灵石,这要何年何月才能还清欠债。不如师兄你让位给我,我就可以挪用公款还钱……”

    “师妹,你若是真想做这个掌门,那……”

    “那你就让位给我?师兄你果然够仁义!”

    “我是想说,你若想做掌门,就先戒了酒色财气,闭关潜修个三五年,有了元婴期的成就再谈不迟。”

    白衣女子立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师兄,借我钱。”

    “……”

    “……说来你刚才在给谁占卜,一副短命早夭之相。”

    掌门师兄沉声说道:“灵剑派。”

    五师妹脸色一变,放下酒色之争:“不会吧!?灵剑派要遭人灭门?!”

    “不止灵剑一派,我怕这剑光所指是整个修仙界,还记得传说中的末法时代么……唉,这剑光自三分之一处断裂,怕是修仙界的太平日子只有三五年。莫非真要出十亿灵石赞助万仙盟去修那五艘洪荒神舟?”

    “灵剑派的星辰大衍术是修仙界屈指可数的推演之法,师兄更是此中翘楚不会出错,不过师兄方才推延所用的仙剑,好像不是年剑。”

    掌门师兄一愣:“不是年剑?”连忙低头细看,剑柄处果然不是年字,而是……

    下一刻,这名以化神期修为威震一州之地的老者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怎么会是茶剑!?这不是说离末法只有三五盏茶的时间!?”

    五师妹也吓傻了,酒葫芦咕咚一声落在地上,金色酒浆汩汩流出,却浑不在意。

    “掌门师兄我跟你说了多少次近视眼就老老实实戴眼镜,你连年和茶都分不清楚是要闹哪样啊……算了,现在只有几盏茶就要开启末法时代,师兄你赶快传位给我,让我死得其所。”

    “……我就算到死,也不会让灵剑派蒙羞。”

    “我才不要月薪五百灵石而死!会死不瞑目啊!”

    争吵间,时光飞逝,最后的三盏茶悄然溜走。

    灵剑山巅,距离星空最近的地方,璀璨的星空格外炫目,周天星斗缓慢而坚定地运转起来,每一颗星辰都在仓皇抖动,如同在入微神镜下观察到的水中的花粉颗粒,那是九州大陆几千年也未曾有过的异象。

    师兄妹对视着,心中怀有同样的震惊。

    星辰大衍术果然不假,末法时代就这样漫不经心地降临九州,预备将修仙界的一切都毫不留情地抹去。

    最后的时刻,掌门师兄带着一抹异色沉声开口。

    “师妹,有件事我在百年前就想说却一直没有机会,如今既然末法在即……”

    随着掌门人苍老却富有磁性的嗓音,将饱含真情的话语送入对方耳畔。星空抖动越发激烈。

    “我想是时候将我的真心话告诉你。”

    最后一刻,斗转星移,星光怒绽如花,夜空亮如白昼。一枚扫帚般的流星划破苍穹。

    那是传说中末日的先锋哈雷彗星,彗星落地,天地元气枯竭,末法时代降临……灵剑山布于山巅,抵御九天罡风的大阵霍然颤抖,仿佛天崩在即。

    白衣女子明眸流转,眼中映出一枚金丹的倒影疯狂转动,倒拖的竹剑被她随手拖动,懒洋洋斜划向上,却带起一道遮天光幕,仿佛要将倾塌的苍穹也托起来。

    然而天终归没有变,流星与九州大陆擦肩而过,而星辰挪移之后,万物归于寂静。

    五师妹惊疑不定地驱使竹剑左右摇摆,如触手般感知着天地元气的变化。

    “好像……没事儿了?”

    女子随即回头向掌门师兄求证,师兄的修为高她足足两个境界——虽然真打起来女子根本不惧——对天地异变更为权威。

    掌门师兄一脸落寞:“至少不是末法时代。”

    “哦,大衍术也会出错?不过没事就好,师兄你为什么显得很失望?”

    “没什么。”

    “难得避过末日,不如来减免债务庆祝一下吧。”

    “……”

    末日危机过去,想起方才澎湃欲出的激情,掌门人心中只有一声长叹。除此之外,更多的则是疑惑。

    大衍术并不绝对,但是那末日的预感并没有错,方才,九州大陆距离天地灭绝真的是擦肩而过。

    对于这场来得突然,去得更突然的危机,掌门人满是茫然。

    但有一定却可以确定,它所带来的影响,正在一点点渗透九州大陆。

    老者仰望着浩瀚星河,叹了口气,手中再一次摆弄起了星辰剑芒,沉吟良久之后:“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一次危机过后,很可能迎来修仙界的黄金年代……对了,咱们上一次搞升仙大会是什么时候?”

    五师妹睁大眼睛:“生、生鲜大会?”说话间口水已经不由自主。

    老者也不理她,掐指一算:“至少也有个一百多年了,下一次,就定在十二年后,届时天地异变也该有所显现,不奢求太多,若能再次重现百年前的盛世,灵剑派就复兴有望。”

    提到门派复兴,五师妹脸上的笑容敛去,长长打了个呵欠,对此老者只是一声苦笑。

    “百年前的鼎盛时代被我们错过,黄金一代只剩下我们这一辈十人,这一次无论如何也……”

    于是五师妹连呵欠也打不出来,一声冷哼,转身离去。

    与此同时,在灵剑山下,苍溪州不知名的角落,一个婴儿带着洪亮的哭声降生于世。

    ————

    岁月匆匆,哈雷彗星路过九州大陆的消息已成为轶闻,少有人知道自己生活的天地曾经无比接近毁灭。

    苍溪州的人们关心的只是一件事,灵剑派中断已近百年的升仙大会就在下月初,不知何方英才能够脱颖而出。

    所谓升仙大会,其实就是修仙门派招收新人的盛典,加入门派,开启修行之路,直指仙家大道,从此仙凡殊途,此为升仙。不过如今已非上古神话时代,修仙界只有五大顶级宗派的盛典有资格称为升仙大会。

    修仙界第一大派,盘踞中州一州之地的盛京仙门;号称修仙起源之地的昆仑仙山;仙籍典藏第一、有修仙博物馆之称的万法之门;九州第一强军占据的军皇山;还有,要人没人,要钱没钱,要底蕴没底蕴要传承没传承,天知道为什么被万仙盟列入五大宗派的灵剑派!

    灵剑派人丁稀少,行事低调,论及宗派势力,别说和那四家顶级宗派相比,较之寻常一流似也有所不如,但五大宗派的招牌金光闪闪令人不能直视,而且修仙界也很久很久没有举办过升仙大会了。

    灵剑派举办升仙大会的消息从三年前流传九州,年龄十二以内,其余条件不论,较之考究家世到祖宗十八代的其它门派,简直宽松地不成体统。于是天下有志少年闻风而动,偏远山村的村民,富甲一方的豪族之子乃至一国皇子……仙道的诱惑实在太强,凡间的一切与之相比都索然无味。

    此时距离大会还有一周多,灵剑山下灵溪镇已经人满为患。灵溪镇作为灵剑山门与凡间的中转站,常住人口不过几百,如今流动人口倒有突破万人的趋势。此时别说屈指可数的几家客栈,就连公厕旁边都被人支上帐篷,做权宜之地。

    人多地少,自然免不了磕磕碰碰,尤其镇上那家唯一上得台面的如家客栈更是兵家必争之地。

    砰!

    客栈门前,三道人影平飞出去,在地上狼狈滚成球。其中两个身材高大的带着一脸鼻血叫骂不休。

    “小娘皮,我家主子可是沧澜国的国师大人,你竟敢对我们如此无礼!?”

    而被两人搀扶起身,一头棕色短卷发,明显是少主身份的少年人,则一边淌着鼻血,一边用不可思议的呆滞目光看着客栈门内冷笑的老板娘。

    他闻宝长这么大,连他爸爸都没打过他,想不到居然被个客栈老板娘扇了好大的耳光!

    老板娘并不老,看来只有十四五岁,一身粗布长袍,一条油污的围裙,但神色骄傲地像是公主。

    “国师了不起么?你们皇帝来了也是一样打!说了这里客满客满,你们听不懂人话么!?现在大明国的皇子都在柴房老实蹲着,你们这蕞尔小国的土著也想强住上房!?不是欠抽是什么!?沧澜国都这么没家教吗?”

    闻宝是个极有民族气节之人,怒发冲冠,大声吼道:“你竟敢侮辱我们沧澜国!?别以为你住灵溪镇我们就怕了你!你……”

    “少在我店门口大吵大闹!”

    闻宝话没说完,就见老板娘眉头一紧,身形如风一脚扫去,两位保镖空有高明武技,竟丝毫来不及反应,眼睁睁看着少主像沙包一样被踢飞了,沿着坡道咕噜噜向下滚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