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陈逸的时代(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世界,得到了世界民众的欢迎和喜爱,并且有着很多人都在学习着中文,学习着书法和绘画。

    与此同时,逸云书画学院,也是在国外建立了一些分院,并且开设了油画专业。

    十年之前,最令人向往的是剡地的逸云书画学院,现在,这个地方,依然最令人向往,但是除此之外,许多人向往的,还有书画学院在华夏的另一所分院。

    这一所分院,建立在华夏的鱼岛上,在逸云书画学院建立后的第三年,被陈逸买下了开发权,在上面建立了一座更加犹如世外桃源般的学院。

    至于一直对鱼岛虎视眈眈的小岛国,在陈逸买下了开发权,进行改造时,所能做的只是发出微弱的抗议声,陈逸的巨大影响力,和那神奇的能力,让他们不敢对鱼岛再有任何的想法。

    在这三年之中,陈逸控制海洋生物的能力,已然得到了证明,南海那些跳梁小丑的军舰,时不时的会被一些鲨鱼攻击,只是所损坏的只是他们的军舰,并没有伤及性命。

    这些花费了重金,购买而来的军舰,还没上战场,就被鲨鱼给干沉了,让南海周边的那些国家欲哭无泪,但却又无可奈何,想要起泊陈逸,他们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因为没有任何的事实证明,这些鲨鱼是由陈逸控制的,就算证明了又如何,更何况,他们根本不敢再去招惹陈逸。

    十年之后的今天,整个南海,东海,已然成为了华夏的后花院,之前那些国家在海上的设施,早就已经拆除,华夏的海军,也已经发展的非常壮大,哪怕没有陈逸的帮助。也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领土。

    至于华夏的宝岛,在二年前,也已然通过和平的方式,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其中,陈逸的影响力,是最大的因素,在陈逸的带领下,华夏慢慢变得越来越强大。他们自然做出了这个决定,这也是岛内极大一部分民众的决定。

    除此之外,陈逸还不断进入了许许多多的副本世界,其书画等各种能力,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只是,他关联过许多曾经进入的副本世界,但是唯有一个副本世界,他却是没有关联过,因为这一个副本世界里。或许有一个人,还在等着他。

    在十年后的一天,蜀都青城山三清观之中,一个十余岁的小男孩,正在山石上不断飞跃着,一边飞,还一边朝着下面吐了吐舌头,“师傅,师傅,你来抓我啊。”

    而在山下边。头发花白的悟真道长摇头一笑,“你这个臭小子,师傅不发威,你还把师傅当病猫啊。”说着。他身形一动,直接抓住了这个小男孩,将其带到了山顶。

    正准备教导这小男孩时,山下的道观中,传来了一个呼声,“悟真师叔。快把华清带过来,陈居士夫妇来了。”

    “啊,我爸爸妈妈来了,师傅,快带我飞下去。”听到这声呼声,这小男孩面带惊喜的说道。

    悟真道长嘿嘿一笑,“你爸爸来得正好,老道一定把你的顽劣之事,一一告知于他,让他好好教训教训你。”

    这小男孩正是陈文瀚,在沈羽君肚子里之时,就得到了陈逸灵气的不断滋润,由此得到了天生灵体,在五六岁时,应之前的约定,被陈逸带到了三清观。

    而陈文瀚进入三清观后,十分的喜欢这里的环境,所以就此留了下来,每年会来到这里学习一段时间,而在外面,陈逸也是不断的教导,同时用灵气为其洗髓身体,让其太极养生功的功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在进入三清观后,悟真道长和玄机道长都想要收其为徒,一向尊重自己师叔的玄机道长,也是毫不相让,最后打了一架之后,二人达到了妥协,他们两个共同收陈文瀚为徒,只不过名义上,会成为道观的第三代弟子,也就是华字辈,是悟真道长的徒弟。

    “师傅,我不怕,有我妈在,我爸不敢打我的。”陈文瀚嘿嘿笑着说道。

    正当悟真道长有些无奈时,道观中传来了一声大笑,“玄机道长,不用让悟真道长带着那小子下来了,我们上去看看这小子的功夫练得怎么样了。”

    随着话语,从道观中凌空飞上来了二道身影,在达到与山顶平行的空中之后,连踏几步,直接从空中飞到了山顶之上,引起了道观中许多道观的惊呼声。

    “哈哈,陈小子,多日未见,你的功力又有了很大的进步啊。”看着陈逸带着沈羽君凌空从道观中飞上来,没有踏足一点山石,悟真道长大笑了一声,内心充满感慨的说道。

    十年之间,陈逸在太极养生功的造诣,已然超越了他们二人,几乎可以称之为陆地神仙了。

    “没有悟真道长当年的教导,亦是没有我的今天啊。”陈逸平和一笑,十年过去了,时间仿佛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但是他整个人的气度,却是与十年之前,大有不同,而他身旁的沈羽君,亦是如此。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老道只恨当年没有收你为徒啊,能够教导你,也算是老道最大的荣幸了。”悟真道长再次感慨的摇了摇头。

    陈逸笑了笑,“道长,虽然你没有机会收我为徒,可是现在你却是收了我的孩子,这也算是弥补了遗憾。”

    “哈哈,陈小子所言甚是,华清天生灵体,却是比你当初强多了,只是……。”说着,悟真道长欲言又止,而旁边的陈文瀚面上不禁露出了紧张之色。

    陈逸不禁将目光放在了陈文瀚脸上,“文瀚,是不是你又顽皮了。”

    “爸爸,我才没有呢,我跟师傅可是很认真的在学习功夫呢。”陈文瀚毫不犹豫的跑到了沈羽君的身旁,然后向着悟真道长使了使眼色。

    看到这一幕,陈逸摇头一笑,这个孩子的性格,他这个当父亲的又怎么能不知道呢。

    “哈哈,华清说的对,他可是非常认真,老道说的是,他留在三清观的时间有些太短了。”悟真道长笑着说道,虽然陈文瀚顽皮,但是这正是少年心性,对于这个徒弟,他爱护还来不及呢,只可惜每年只在三清观呆二个多月而已。

    “道长,不如你到我家中居住,这样就可以时常教导文瀚了,你意下如何。”陈逸笑着说道。

    悟真道长有些意动,不过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老道在山野之中呆了一辈子,世俗生活多有束缚,还是算了,好了,陈小子,我们下去吧,在山上会客,可不是三清观的待客之道啊。”

    陈逸点头一笑,抱着身旁的沈羽君,就这样直接凌空踏了下去,空气之中,仿佛存在着一层层的台阶,让他们二人直接从山顶凌空到达了道观。

    而陈文瀚则是由悟真道长,直接抱着飞了下来,论及功力而言,陈逸已然超越了悟真道长。

    道观之中的那些弟子,看到陈逸从山顶上凌空踏步走了下来,面上再次露出了震惊之色。

    “爸爸,我妹妹呢,她怎么没来。”到了道观之后,陈文瀚不禁疑惑的问道。

    “你妹妹在家里陪你爷爷奶奶呢。”沈羽君笑着说道。

    十年之前,陈逸和沈羽君的新年愿望也是得以实现,生了一下女孩,取名叫做陈文君,也是希望她能够像卓文君,像自己的母亲一样,成为一个才女。

    现在陈文君也是九岁了,皮肤白皙如玉,性格与陈文瀚也是大不相同,与沈羽君一样,喜爱安静。

    “爸爸,你说我以后,能不能像你一样厉害。”陈文瀚想起了陈逸刚才带着自己母亲凌空踏步下来的情形,又歪着脑袋问道。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好好琢磨这句话,你就明白了。”陈逸面带神秘的说道,使得陈文瀚面上充满了疑惑,不断念叨着这句话,刚才他师傅也说过。

    后面的悟真道长则是大笑了一下,“好一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文瀚,光是像你父亲这么厉害可不行,你要开创出属于自己的道路,属于自己的世界。”

    “开创出属于自己的道路,属于自己的世界,谢谢师傅,我明白了。”陈文瀚兴奋的欢呼着。

    (全书完)(未完待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