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三十五章 打不沉的怪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从广州出发,明汝新的肩头一直沉甸甸的,在出发之前,张恪给了他一封密旨。饱经风浪考验的汉子对着旨意,竟然流下了泪水。

    张恪没有给他们任何要求,只说了一点,无论胜败,人都要想办法滚回来,哪怕船只都打光了,朕再给你们重建!唯独一点,走向海洋的意志不可扭转!

    风帆时代的战斗和后世还不一样,船员和士兵的经验技术,还有天气海况都有着非常大的影响,胜败不光要看实力,还要看运气。

    尤其是面对着一群常年迎击风浪,出没在世界大洋的超级海盗,张恪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一点,哪怕一次失败了,张恪也不会在乎,他会扛起所有压力,投入更大的精力,直到获胜为止。

    面对着诏书,明汝新拳头攥得咯蹦蹦作响,陛下越是支持,越是宽厚,他的担子就越重。几十万的士兵,十几年的辛苦,好不容易打造出来的海上雄师,绝对不能在自己手上失败,绝对不能!

    南下以来,明汝新每天都要对着海图不停推算作战的方法,不放过一点疏漏,力求把计划做的完美无缺。

    有句话叫做人算不如天算,舰队在穿过南海的时候,竟然遭到了风暴袭击,狂风骤雨,雷电交加。庞大的舰队霎时间就变成了海面上的片片树叶,不停的上下翻动,仿佛随时都能沉下去。

    明汝新被弄得左摇右摆,只能让手下人把他绑在柱子上,才能顺利指挥。记得当初攻打热兰遮城的时候,同样遇到了风暴,貌似上一次打了一个漂亮仗,期盼着先苦后甜吧。明汝新不停安慰自己。

    次日天明,舰队清点损失,有两艘运粮船沉没,一艘失踪,死伤的士兵有二百多人。损失还在承受的范围之内。明汝新下令士兵调整航向,扑向马六甲外海。

    经过了这么一番折腾,明汝新的速度比起预定慢了半天多,他焦急地促催着大家快速行动。半途中。海上突然出现了大量的木板,当时几乎把明汝新吓昏过去。他强作镇定,让部下去查看,有没有活口。

    不多时,竟然真的救上来一个人。把他拖到了甲板上,人已经昏迷了,手里却还死死抱着一块木板,也多亏了这块木板,不然早就丧命了。

    明汝新让军医把他救醒,这个人醒过来,茫然地看了看四周,突然趴在甲板上,疯狂磕头,泪水鼻涕流在一起。

    “我终于见到天朝的军队了。我们有救了!”

    明汝新经过询问,总算是知道,这个年轻人是马六甲的汉人,他们受不了荷兰人的欺压,偷了船只,一路逃了出来。他们根据模糊的方位,一路北上,结果不幸遇到了风暴,几艘船只都被海浪打碎,除了他之外。其余人基本都死了。

    听完了讲述,明汝新暗暗松了口气,他最怕的就是爪哇舰队已经提前和荷兰人相遇,并且被打败。可是听他讲述荷兰人对待汉人的种种手段。又让明汝新气炸了肺。

    “哼,无耻!红毛夷,我必杀之!”

    明汝新即刻下令,大军继续前进,终于在临近黄昏的时候,有巡洋舰送来了消息。说是发现了荷兰舰队的踪迹。

    计算一下时间,明汝新并没有急着发动攻势,而是让舰队转换方向,编成两个纵队,缓缓向西南方向驶去。

    整整一夜的时间,明汝新都默默站在船舱里面,一动不动,好似雕塑。

    明天,就在明天,决定生死的大战就会到来!

    倘若真的不兴战败,自己有没有勇气活着回去?虽然战前想这种事情并不吉利,可是明汝新却控制不住,直到东方发白,他才苦笑了一声:“千古艰难惟一死,殊不知有多少比死还可怕的事情!只怕我做不到陛下的要求了!所以——我必须赢!”

    “有敌情!”

    负责瞭望的士兵打出了旗语,很快就传遍了舰队,就在前方三海里左右,有一支西方舰队,随着出生的朝阳,看得一清二楚。对方似乎也发现了他们,迅速调整位置,准备迎战。

    西方人虽然快,可是明军抢占了先机,两艘四层甲板的巨舰带头,风帆鼓足,好像洪荒的猛兽,扑了上去。

    船舷的巨炮露出黑洞洞的口子,好像一个个野兽的大嘴,狰狞可怖。

    轰!

    第一声炮响,船只一震,紧接着炮声隆隆,双方都不停的开炮。由于明汝新抢先下手,抢占了有利位置,可以集中火炮攻击对手。

    没有多久,一艘荷兰的军舰就被击穿了舰首,露出一个两三米宽的黑洞,海水疯狂涌入,船体快速倾斜。可以清晰地看到荷兰人惊呼着,一个接着一个,下饺子一样,掉到海里。

    首战告捷,舰队的气势起来了,士兵们嗷嗷怪叫,冒着炮火冲到敌人跟前,你们不是技术厉害,经验丰富吗,老子跟你拼刺刀。

    很多第一次参加大规模海战的士兵,迅速找到了最适合他们的战术。

    海面上几乎被硝烟笼罩,炮火轰天,不断有船只沉入海底。西方的舰队有三艘荷兰军舰,剩下的有葡萄牙的,也有西班牙的。看到荷兰军舰被打成了马蜂窝,他们纷纷惊慌逃窜。

    可是打红了眼的士兵岂会放过他们,战舰卯足了劲头,一艘两千吨多吨的大舰正好撞在了葡萄牙军舰的中间,只听砰地一声。包裹铁皮的舰首好像手术刀,割开对方的肚子,战舰迅速碎成两半,沉了下去。

    如此生猛的一幕,吓得其他军舰都没了抵抗的勇气,一艘受伤的军舰竟然升起了白旗投降。

    明汝新急忙下令接收过来,并且把上面的人员都带到了他的座船。一番审讯,当翻译把内容告诉明汝新的时候,他又是一阵血压升高。

    这些船只是境界舰队,真正的主力正在和敌人作战。不用问,一定是巴达维亚的舰队。明汝新急忙下令,根据俘虏交代的方位,全速前进。

    舰队乘风破浪,经过一个多时辰的航行。终于看到了数量众多的白帆,黑压压的,遮蔽了海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