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腊月的盛京,飞雪如絮,屋脊、树梢皆裹上了一层寒霜,随着暖阳生起,寒冰初融,青砖地面漫过了一层水渍,小丫鬟们踏过的时候不免浸湿了裙摆,让人好不生恼。

    一个穿着半旧桃粉色薄棉绫袄的丫鬟跺了跺脚,朝手里拎着一个红木雕花大方食盒的容长脸丫鬟道:“这冻煞人的天,偏生我们倒了霉运,不能在暖阁里伺候着,糟了这份罪,那些个打扫的婆子也是个该死的,日头既出了来,怎得不把这地面打扫干净,弄得我这袄裙都沾了水渍。”

    那容长脸的丫鬟笑了笑,边把一手挪到嘴边哈着气,一边回道:“这话可莫要说了,要我瞧着这可是一趟好活,九娘子素来是个手宽的大方主儿,等今儿得了赏咱们托外门的兴儿给咱们买些蜜饯回来甜甜嘴。”

    “你啊!一天就想着吃。”穿着桃粉色绫袄的丫鬟撇了撇嘴角,脚下的步伐倒是加了快,赶往了临水阁,免得食盒里放置的膳食降了温,最后让她们这些做奴婢的遭了殃。

    这临水阁是承恩侯府九娘子的住所,说到这承恩侯府,在大雍却是一个颇有些讽刺的存在,且从这‘承恩’二字便可窥视出一二,虽是百年世家,可只贵不清,第一代的承恩侯原就是京里头开豆腐坊的一个外乡人,可是生了一个美艳绝伦的女儿,当时的明宗帝还是太子时与这位豆腐美人偶遇,顿时惊为天人,直接抬进了太子府,这豆腐美人虽是无咏絮之才,可凭借着美貌和伺候人的手段硬是在太子府杀出了一条血路,直到明宗帝登基,她亦跟着麻雀变凤凰,一跃成为了贵妃娘娘,娘家也跟着受了益,有了封赏,若不是她出身委实低微,又没有留下一儿半女的,今朝的承恩侯府却也说不得会是怎样的光景。

    可就这般,也让第一代的承恩侯尝到了甜头,使了大把的银子请来教养嬷嬷,愣是把几个孙女从那烧火丫鬟改造成了秀美佳人,又凭着贵妃娘娘的势,个顶个的嫁进了她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公侯之家,甭管是续弦还是侧室,承恩侯府打那以后再这皇城脚下却站稳了脚跟,积年累月下来,历代的承恩侯倒是把家学贯彻到底,只求财不求势,惹得外人皆知承恩侯府别的拿不出手,养女儿倒是养得一把好手,说来也怪,这承恩侯府打出了那贵妃娘娘以后府里的小娘子是一个赛一个美艳,愣是凭借着美人一步步维持着如今的富贵,虽是让有底蕴有军功的人家瞧不上眼,可到底也要给上三分薄面,然,这一代的承恩侯府在京中更是以风流韵事扬名,可惜委实不是什么美名,用外人的话来形容承恩侯府,只有六字,男荒唐,女香艳。

    所谓男荒唐,指的是承恩侯府儿郎的情、事,女香艳,指的则是承恩侯府娘子最擅以色事人,以艺娱人,而如今待字闺中的几位娘子更是艳名远播,只待等人摘取。

    既提及了承恩侯府的几位娘子,少不得要提一提这个九娘子,在府里娘子们美名远扬的今下,这九娘子却是蒙上了一层神秘薄纱的存在,外人只道这承恩侯府的九娘子是承恩侯五姨娘所出,闺名唤作牡丹二字,小名却是娇娘,素来在府里是个得宠,从不轻易见客,旁人私下里免不得猜测一二,知晓这九娘子怕是承恩侯府里的一朵金牡丹,金贵着呢!只等着长成了待价而沽。

    说是待价而沽委实不假,这承恩侯府里的娘子们哪个不是凭着颜色待价而沽,只是日后的前程如何不过是看个人造化罢了,就如五姨娘所出的五娘子,凭着一副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