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0、第30章 祖坟(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老酋长一听她这话,脸色就白了。落洞女是这里的一个传统,每当有大的灾难时,比如发大水地震之类,就要在寨子里选出未满八岁的小女孩祭祀给山神。祭祀的场所在凤山的一处名为石窟的山洞中,这山洞洞口朝上,深不可测,当把女孩送进去之后,自会有山神来享用,所以这样的小女孩就叫做落洞女。

    小女孩下到山洞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谁都不知道,没有人有胆子敢下去看看。只知道三天后把绳子拉上来的时候,那绳子上已经没有人了,只见斑斑的血迹。凤山这里很长时间以来都风平浪静,老百姓安居乐业,这么残忍的习俗也逐渐被弃之不用。现在这老太太又把这茬给提出来了,老酋长脸色当时就不好看。

    老酋长嘴角一撇:“老人家,那你又是何许人也?”

    老太太把背篓放下来,把篓盖打开,只见从里面爬出许多条黄绿相间的蜈蚣,这些蜈蚣扇动着近乎透明的翅膀,“嗡嗡”地飞向庙里。寨民们看得恶心,纷纷让出一条路,那些蜈蚣越出越多,铺天盖地。

    苗人多迷信,尤其是对草药和飞虫有着特别的敬畏。老酋长见多识广,他马上认出来了,这个老太太就是草鬼婆婆。

    老酋长态度大变:“不知道婆婆到了,请恕我刚才无礼。”

    草鬼婆婆一笑:“算了算了。我是来替你们解决麻烦的,你看到这些蜈蚣了吧,它们就能帮你选出落洞女来。”

    蜈蚣群不住地在人们头上盘旋,人群中突然有个小男孩惊叫了一声,老太太眼睛一亮:“就是他了。”她拄着拐杖慢慢走进人群,看见一个精灵十足、面目清秀的男孩,在他的头顶盘着一只巨大的蜈蚣,此时男孩吓得“哇哇”大哭。

    草鬼婆婆伸手把那蜈蚣拿了下来,轻声问:“你叫什么?”

    小男孩停下哭声,弱弱地说:“青哥。”

    草鬼婆婆捏捏青哥的胳膊和大腿,又看了看他的长相,颇为喜欢:“山神选中了你,以后你就叫青珠吧。”

    这时,两个中年男女从人群中跑出来一把搂住青珠,眼泪流下来了:“求求你,不要让我的孩子去喂山神。他是男孩,不是女孩啊。”

    草鬼婆婆眉头一皱,眼睛冷光四射:“我有办法让他变成女孩。”

    李一铲听到这,目瞪口呆地说:“原来青珠是个男儿身。”

    成老太太点点头:“我这老姐姐一生做过许多错事,但是唯有对一件事始终耿耿于怀,就是让她最心爱的徒弟青珠变成了不男不女的妖精。”

    李一铲看着床上已死了多时的草鬼婆婆,心中骇然:“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成老太太叹了口气:“这都是命啊。青珠要成为降头师,必须得走这条路。老姐姐临死前,眼前总是产生幻象,她老是跟我说起给青珠动刀的场景。”

    李一铲听得后脖子都发凉:“由男变女?”

    成老太太点点头:“她说,那还是青珠八岁那年动的刀……”

    昏暗的石屋里。青珠全身**地被绑在一张床上,四肢都被牢牢捆住。草鬼婆婆嘴里叼着刀,慢慢地用清水洗着手。她的一身黑衣罩着佝偻的身躯,满头的白发垂在腰间。屋子里静极了,只能听见那“哗哗”的水声。

    青珠因为恐惧而浑身颤抖:“师父……我害怕。”

    草鬼婆婆慢慢转过头,把刀拿在手里,柔柔地笑着:“师父让你做一个极厉害的降头师。那时候,谁都不会欺负你。”

    青珠哭得很伤心:“我不想做什么降头师。”

    草鬼婆婆把刀在蜡烛上来回烧烤着,那刀刃很快就由蓝到黑,她轻轻地叹口气:“青珠,你现在还小,等你大了就知道为师的苦心了。不吃苦中苦,怎为人上人啊。师父给你做个小小的手术,你会变成女人,一个非常厉害的邪降族女人。”

    青珠惊恐地瞪大了双眼,看着老太太一步一步走向自己,他看到老太太手里的刀泛着异样的黑光,号啕大哭:“师父……师父……阿妈……”

    草鬼婆婆走到床前,轻轻地抚摸着青珠的下身,随即刀光一闪,血霎时喷得满床都是。青珠那凄厉的喊声,在小屋里久久回响。

    说到这,成老太太顿了一下,继续说:“其实,每个高棉邪降族的降头师都要经历极为痛苦的折磨,青珠由男变女,我的儿子成二丁中了血……降。”说着老太太“呜呜”地哭了起来。

    李一铲想起青珠临死前所说的话:“这都是命啊。”他感觉自己眼角也有些湿润了:“那青珠的父母呢?”成老太太哭着说:“让老姐姐给杀了。这是她一辈子的心结。为了让青珠死心塌地加入邪降族,她……让青珠的阿妈死在自己儿子的面前。”

    凤山石窟洞洞底。草鬼婆婆把青珠从绳子上解下来,看着浑身颤抖的男孩,轻声笑着:“害怕了吧?”青珠眼泪流下来了:“奶奶,我想找阿妈。”草鬼婆婆抬头看看洞顶,此时灰蒙蒙的一片,连天都不看清。她蹲下身子对他说:“青珠,你命里注定是高棉邪降族的降头师。从今天起,你就跟我走。”

    青珠哭着倒在地上:“我不跟你走,我要找阿妈。”

    草鬼婆婆冷笑:“你想见你的阿妈吗?”说着,她用手一指不远处,灰色岩石的地面上趴着一具尸体,浑身血肉模糊,地上的血都已经凝结了。青珠认出来了,正是自己的阿妈。

    青珠“哇哇”大哭,就要跑过去。老太太一把抓住他的头发:“他们都死了,他们都因为你而死,因为你是邪降族的降头师,永远记住你是没有感情的。”男孩哭得嗓子都哑了,老太太松开他的头发,柔声对她说:“青珠,这是你的命。”

    青珠仍然大哭不止。

    李一铲实在没想到这个青珠居然有着如此不堪的往事,难怪她在临死前不停喊着“阿妈”呢。他看看床上的死尸,这个草鬼婆婆的行为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只是不知道她生前有着怎样的经历呢?他想着,把项链取了出来,轻轻地放在尸体的旁边:“老人家,你别伤心了。这条项链还是还给她吧。”成老太太擦擦眼角,迷惑不解地看着他。李一铲轻轻地说:“这等不祥之物,我实在是不想再看见它了。”说着,他就感觉自己头重脚轻,见到青珠时的一幕一幕都在眼前闪过。他走出草屋,虽然风和日丽,但依然倍感压抑。成老太太在里屋哭着说:“年轻人,如果你以后有机会再遇见二丁,一定要告诉他,我……很想他。”

    李一铲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眼圈也红了:“老人家,你放心吧。”

    走出成家,他摸了摸怀里的《墓诀》,不由得想,它会不会也是不祥之物呢?

    李一铲和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