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9、第29章 祖坟(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叶有德在地上挣扎着向李一铲靠拢,躺在地上的李一铲看到他空洞的双眼,心如刀割。叶有德身下拖出了一条浓稠的血河,他冲着李一铲笑了笑,艰难地发着声:“对……对……不……起。”就再也不动了。死时,那双眼睛还睁得大大的。

    王明堂手里板刀的刀刃上还带着叶有德的血,因为刀刃太过锋利,所以那血根本就挂不住,顺着刀身慢慢地滴在李一铲的脸上。

    王明堂“嘿嘿”笑着:“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咱俩最大的区别,就是我能杀人,而你不行。”

    李一铲挣扎着,手里拿着鬼面挡在自己和王明堂的中间,喉头不停地上下动着:“王明堂,你看看,你和这鬼面多像。”

    王明堂愣了愣。这鬼面具双眼部位是挖空的,他可以从鬼面眼睛上的缝隙里清晰地看见李一铲的双眼。这鬼面霎时精光流转,似乎由黑色的质地变成了透明,李一铲和王明堂的脸全都映在鬼面的一正一反两面上。

    他们两个人在鬼面上同时看见了自己。鬼面上的表情似乎也在发生变化,一会儿笑,一会儿沉思,一会儿哭。两个人都被眼前的奇景惊呆了,突然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那石棺居然开始下沉,整个地面都在摇晃。

    李一铲借势把王明堂从自己身上给掀了下去,连滚带爬地往外跑,王明堂怒吼一声:“哪里跑!”随手就是一刀,正好劈在李一铲的身后,“哗啦”一下,李一铲背后的衣服被砍破,一条长长的血痕立时显了出来。李一铲在背上剧痛之下,脚下一软,正好倒在叶有德的血泊里,弄得一身血污。

    王明堂从地上爬起来刚想跑过去,只听见“嘎吧”一声,地上开始出现裂纹,猛然开始下陷,脚下一阵剧颤,王明堂摔倒在地,更令他吃惊的是,那墓门也在慢慢地关闭。

    李一铲艰难地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往外跑。王明堂爬了起来,一个箭步蹿了过去:“想跑?!”话还没说完呢,手起刀落。李一铲听见他的呼声,回头去看,只见那刀闪着光就到了,再想躲已然来不及了,“噗”的一声,刀划破他的前襟,衣服一下撕开,但并没有血渗出来。

    李一铲一看原来是揣在怀里的那摞厚厚的麻纸替自己挨了这刀,在鬼门关里来回走了几遭,他浑身都被汗湿透了。王明堂再想举刀砍第二下,李一铲飞起一脚正踹他膝盖上。

    王明堂没料到李一铲此时居然还能反抗,他“哎哟”一声腿就是一软。这个时候,地面的塌陷从石棺就蔓延到了王明堂的脚下,他随着地面“哗”的一下陡然下沉。那地面塌陷的速度极快,马上现出一个大坑,坑下黑糊糊一片深不可测,石棺早已没有了踪影。

    王明堂脑子一激灵,把刀给甩了出去,空出最有力气的右手一下把住坑边,整个人就悬在空中,但下落之势太猛,坑边顿时给他抓落了一大块儿,这么一滞的瞬间,身体再次下落。王明堂眼睛一闭,想不到自己纵横四海半生,却命丧南疆。

    心念电转间,右手腕子上一紧,衣袖被人扯了一把,王明堂反应极速,借着这一滞之势,左手再次攀住坑边的一块石头,身体悬在半空中。恍惚中,身边有一片东西落下。他抬头一看,李一铲趴在坑边,手里攥着他的半截儿袖子,刚才李一铲拿在手中的鬼面已经不见踪影。

    王明堂睁大了眼睛:“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放弃鬼面?”

    李一铲叹了口气:“一日为大哥,终身为大哥。明堂大哥,你不是坏人。”再次伸手去拉王明堂时,一声巨响,脚下的地面再次下陷,李一铲下意识地向后跳开,王明堂攀着的坑边下落一段,又堪堪稳住。此时两人已经隔了好几米,李一铲再也不能伸手相助。

    王明堂愣愣地看着他,这时地面晃动得更加剧烈,墓中的地面大片陷落,而墓门正以让人心悸的速度下降着。王明堂长笑一声:“看样子我能躲过初一,躲不过这十五了。”笑声中充满了悲凉,随即语音哽咽,往事如烟,全都浮在眼前。满是契丹古老花纹的墙壁上托出了他巨大的投影,那影子在灯下摇曳瘦长,悲壮至极。

    王明堂看见墓门眼看就要完全关闭了,他长叹一声,从怀里把《墓诀》的下册掏了出来,奋力扔在李一铲的面前:“兄弟,快走。”话音刚落,只听得“嘎吧”一声,坑边完全断裂,王明堂掉入黑色的深渊之中再也没了踪影。

    李一铲张着大嘴,“呼呼”喘着气,傻了片刻之后。他才想起身后马上要关闭的墓门。他捡起《墓诀》,跑到门边。这时墓门已经剩下窄窄的一条缝隙,李一铲着地一滚,身上被门上尖锐的角给擦得血迹斑斑,在他刚出墓门的刹那,那门就“轰隆隆”地落下了。

    李一铲在古墓里慢慢探索着,找到了水牢,他蹚着水把皮特李和烈哥都给放下来,三个人,三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三个死里逃生的男人一起“哈哈”大笑,皮特李看着自己一身的血,笑着说:“李一铲,你再不来,我就要见你们的阎王爷了。”

    李一铲把所发生的事跟他俩一说,皮特李和烈哥一听说叶有德死在古墓里了,心里都不是滋味。皮特李这个洋小伙眼圈发红:“叶是我在学校里关系最好的中国同学。”

    烈哥只是和叶有德接触了几天,倒是没那么多感触,他问李一铲:“这么说,那鬼面让你给扔进古墓了。”

    李一铲点点头:“那东西邪得很,还是不碰为好。

    皮特李摇摇头:“神秘才造成了恐惧。这个鬼面只不过可以记录下佩戴它的这些人的记忆而已,那是每个人心底最刻骨难忘的记忆。它的功能就和我们西方的‘录话机’差不多。”

    烈哥好奇地问:“那是什么鬼东西?”

    皮特李挠挠头,想着怎么来解释:“那是美国人爱迪生发明的。你们都不知道他吧,这个‘录话机’可以记录声音。鬼面和它作用差不多,只不过鬼面可以刺激脑部的活动,记录下人的记忆。”

    李一铲叹了口气:“不管它是什么吧。总而言之是个不祥之物。”皮特李神色迷茫地说:“李,如果有机会戴一戴这个鬼面。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三个人互相扶持着找到了路,一起从这地下古墓里走了出来,皮特李这一路上被眼前这座契丹古墓给惊呆了,他看着墙上的壁画说:“李,这里每一件东西都价值连城,太伟大了,这里完全可以堪比埃及的金字塔。”

    李一铲问:“金字塔是什么?”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