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九十八章 黄泉路夺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山界,丰都城外平静的月海边,立着两道人影,关心着天上那个巨大漩涡的变化。△頂點小說,

    “你看见了吗?有一股无形之气,牵引着天上那个巨大的漩涡。”

    “嗯,我看见了。”

    无边无际的夜幕,悬挂着一个诡秘的黑洞,像天空被捅破了一样,仿佛亘古不变一般。

    他却在这样冷冽的诡秘之中,看出血腥和死亡的影子,因为他有不一样的眼光,能超越任何表象,更有洞烛世情的锐利,没有事情逃得过他的观察。

    但是,那双锐利的眼睛,却光芒内敛,而发出温柔的神采,像是会笑一样。他一手负后,另外一只手摸了一下脸上戴着的那个面具,动作问的潇洒之意,略带一点点漫不经心。

    在修真界闯荡的生涯中,无人知晓那张面具背后是怎样的一张脸,也没有人知道这人为什么会戴上一张让人望而生畏的鬼面具,相反的是他人往往有时却是那么的潇洒和可爱。

    “这股无形之气来自哪里,你看得出来吗?”他身旁的一位黑衣男子问道。

    “这------”蛮天双眉一皱,道:“看不出来,这未免也太难为我了点吧!”

    “------”盖聂沉默不语,道:“蛮天,你自己的事都还没办成,还有精神关心那个界壁虫洞?至少它现在还对我们构不成任何威胁。”

    “我已经找到那个破解通天图的人了,我现在在等消息。”

    蛮天又转过脸去,仰首专注地望向天空,俊美端庄的侧面,那双看起来比夜空还要深邃的眸子,反映着一丝星辉。

    盖聂见他沉思,也不多话,以免打断他的思考。

    片刻,蛮天转回脸来,道:“盖聂,我有一个请求。”

    “这和我没干系。”

    “你不先问找是什么请求,就一口拒绝我,不怕将来后悔吗?”蛮天微笑道,虽然他已经预知盖聂会怎样回答。

    “你要记住,你我现在只是盟友关系,还谈不上我要为你做什么事。”

    “我不是要求你替我办事,我希望你能让我为你贡献一份力,在你攻打九天真界的时候。”

    盖聂怔住了。

    “你现在的仇家是九天真界的东界皇,盖聂,你若是执意报仇,我保证,将来一定会助你杀了东界皇。”

    “你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去一趟仙府世界?”

    “不。”蛮天诚恳地看着盖聂,“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而是------”

    “而是什么?”盖聂问。

    “当年鸿蒙界的战争其实也是东界皇一手策划的,他为了统治鸿蒙界,不惜残杀各方域主,那时我还年轻,听了他的谗言,才犯下了当年的错,这些年来我一直想办法在补救当年的错,但我知道已经晚了------”蛮天那双从来不曾舒展过的眉宇,更加沉重。沉吟良久,才一咬牙,道:“所以这次复仇并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盖聂沉默不语,半息之后,才道:“我答应你。”

    蛮天脸色微动,问道:“你要找的那位朋友找到了吗?”

    盖聂点了点头。

    “那就好,相信我要找的人不一会也会过来了。”

    --------

    天际扬起一道尘烟,迄逦千里!

    一辆闪亮的金属马车由远而近,倏忽奔驰而过,其速度之快,竟然使沿路草木发火燃烧!火烟加上尘扬,滚滚沸沸,绵延不断。在马车上方,四道流光护驾,不知它何来,不知它何往,四人提气循着尘烟紧随其后!

    “来了!”

    蛮天轻轻一笑。

    那马车在蛮天的面前停了下来。

    一位身披黑色斗篷的人下了马车,来到蛮天的面前,阴邪地一笑,道:“今日蛮大人请老夫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这是一个苍老嘶哑的声音,那老人整个人都笼罩在斗篷之中,让人看不出面目来,但听这声音以及他露在外面的手来看,这人应该很有一般年纪了。

    蛮天笑着说道:“今日请鬼族大长老前来的确有一事相求。”

    那个苍老的声音回应道:“蛮大人客气了,有话不妨直说。我鬼命能办到的决不会推辞。”

    “不知大长老可曾听过曼陀罗沙?”

    “嗯?”

    那原本就扭曲的身躯在斗篷之中很明显的动了一下,他微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斗篷,而后便是继续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蛮大人,你这么说,莫不是你手上有鬼族圣物曼陀罗沙?”

    蛮天连连说道:“什么?曼陀罗沙是你们鬼族的东西?”

    鬼命点了点头,沧桑地说道:“实不相瞒,曼陀罗沙产于忘川,而我们鬼族的族地也正是忘川之地,只是当年北域魔族入侵忘川,鬼族才不得不迁徙到西漠去。而在那场战争中,曼陀罗沙从此消失了。今日蛮大人提起曼陀罗沙,难不成你有它的线索?”

    蛮天双眉一皱:“北域魔族?他们远在秘境之中,怎么会去入侵你们鬼族?”

    鬼命微微叹了一口气,道:“他们自然是为了曼陀罗沙去的。”

    蛮天有些遗憾的说道:“哦,原来如此------想不到你们鬼族还有这样的遭遇。”

    听到鬼命的话,盖聂不禁想起太黄君的话来,从太黄君的口中得知,通天图出自北域魔族炼器师之手,看来他所说并不假。

    只是人皇天一作为九天真界的仙神怎么会和北域魔族有来往呢?

    这不得不让盖聂有些疑惑起来。

    看来所有的事不像表面那么简单了。

    蛮天继续说道:“没错,今日请你前来正是为了曼陀罗沙的事,我这里有一件法宝,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破解这件法宝里的秘密。”

    蛮天说着便从手指上的纳戒里取出那块通天图来。

    这里蛮天并没有说通天图,只是说一件法宝,他并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且鬼族虽然现在投于他的手下,但面对一个曾经背叛过西漠的人,蛮天心中还是有所忌惮。

    通天图,鬼命自然不知道放在他面前的法宝正是让修真界无数修行者为之疯狂的东西,虽然在修真界,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通天图的存在,但真正见到通天图的人几乎屈指可数。

    “果然是好宝贝啊------”鬼命接过通天图,放在手中仔细观摩,看着看着忽然眼睛居然红了------

    “老夫活了这么久,在孩提时代就只听说过我族圣物,没想到在有生之年居然还能见到曼陀罗沙,真是死而无憾了。”

    鬼命的声音有些激动,他看了看,而后兴奋的大叫道:“这里面------居然还有一副地图!”

    蛮天听到此话,大吃一惊!

    这块通天图他可是反反复复观察了千百个日日夜夜,都无法参透其中秘密,没想到现在只是被这鬼命看了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玄机,娘的!这鬼佬贫实力也才只是元婴期,他果然有一套啊!

    “这么说,你看到里面的地图了?”蛮天连忙问道。

    鬼命原本低着的头缓缓抬了起来,正好与蛮天对视。

    蛮天看着年迈的修行者,顿时惊呆了------

    斗篷之下,鬼命整张脸就像是戴着嘲弄面具一般,脸上的肌肉仿佛融化了似的,留下了在光线中更加轮廓分明的面颊骨。双唇像是紧闭着的金线。但是真正让蛮天深感不适而又无法移开目光的是这个男人的眼睛。因为那眼睛已不像任何活物的眼睛,可以说那压根就不是眼睛。原本该是褐色眼瞳的地方却被两个沙漏型的风穴代替。那风穴里还闪烁着诡异的金色光芒。

    “老夫打开了鬼族特有的冥眼才能看到其中的秘密------”

    鬼命嘿嘿一笑。

    蛮天没有说话,因为他在思考自己看到的到底还是不是一个人。

    “如果我看的不错的话,这件法宝里所显示的地方正是本族族地黄泉之路------”

    蛮天急忙问道:“黄泉之路在哪里?”

    鬼命依旧用嘶哑的声音回应道:“通过丰都老鬼的丰都鬼城,再往前走便是黄泉路。”

    “你说的可是丰都鬼帝?”盖聂上前问道。

    “嘿嘿,这位兄弟说的没错,那老鬼有几千年没在修真界行走了,想不到居然还有人记得他的名号。只是黄泉之路千万年前被北域魔族入侵,就一直被他们统治着,那里有什么谁也说不清楚。”

    鬼命阴邪的说着,而后整个身子又缩回到那个硕大的斗篷之中。

    ------

    月海之边,蛮天静静的看着天上那个巨大的界壁虫洞。

    他笑了笑,看着盖聂道:“这么说我们要去趟黄泉之路,据说那个丰都鬼帝不是个善类,只怕要过他的地盘没那么容易哦。”

    “怎么,你怕了?”盖聂冷然道。

    蛮天摇了摇头,苦笑道:“怕倒不是,只是现在多事不如少一事,你说对吧,盖兄?实不相瞒,在下听闻千百年来丰都鬼城都受一个诅咒压迫,假如有办法帮助他破解这个诅咒,我们想过他的城岂不是轻而易举。”他说完,眼睛瞥了一眼盖聂的脸色,见其脸色稍有一动,嘴角滑落一丝诡秘的笑容。

    然而盖聂沉思片刻之后说道:“此法不妥,丰都鬼帝是当年流放的散仙,今日被诅咒也是他罪有应得,尚且不说帮助他破解诅咒有百害而无一利,更何况破解之法也只有九天真界有,单凭你我之力定也是无济于事。”

    蛮天微微点了点头,“那就只能硬闯了。”

    ------

    只是在小山界虽然很多人知道丰都鬼城的秘密进口位于丰都城让人闻风丧胆的深邃古河中,但却极少有人敢去那里。

    丰都深邃古河位于黄泉血界与小山界的界河处,那里妖兽横行,邪恶的很,所以极少有修行者没事会跑去那里。

    蛮天和盖聂一路前行,以极快的速度便到了深邃古河旁。

    无尽幽暗,距离葬神海域一万里之外的丰都深邃古河,首先呈现眼前的是一条浩大无比的血河,这条血河仿佛存在另外一个空间里一样,终年不见天日,这正是进入丰都鬼城的黄泉。而在黄泉之中有蛮荒妖兽把守,一般修行者都无法进入丰都鬼城。

    在这里,丰都鬼城和丰都古城有所不同,丰都古城建立在丰都鬼城之上,古城是修行者居住的地方,而在丰都古城地下五万里十八层地狱则是丰都鬼城之所在。

    血河淘淘,鬼哭神嚎,怨恨连连,生人勿扰。

    在深邃的黄泉鬼河之下,整个河脉仿佛一座绿色的海底山脉不断,像是一具巨大的蛮荒妖兽的骨髓一般,幽深而又诡异,通往更深的谜样之地。蜿蜒无尽,节比鳞次的河脉中,无数异质漂浮其中,无数的鬼魂像是深海中的鱼群一般,结群而过,谜样的黄泉全貌潜藏着丰都鬼城最隐秘的玄机之地——黑海森域。

    黄泉尽头便是黑海森域,在一片混沌之气中,一座巨大的琼楼宫殿,宛如亘古即存一般,浩瀚而深邃,似乎笼罩着整个化外天地,令人望而生。

    而在一座伟岸之极被死亡笼罩的巨大宫殿之前的苍茫血河之中,一块通天的巨石拔地而起,只见那块血河巨石之上赫然写着三个字:幽冥殿。

    这座魔宫便是丰都鬼帝阎王的修炼行宫——幽冥殿。

    方圆数十里之内,死亡沿着苍茫的黑暗之海无限蔓延,鬼影乱蹿,风将一切层层推进,世界万物好像在那一刻都归于了黑暗。整个空间都是一片死寂,像是诸神之时留下的毁灭战场,又像是一处恶魔残留的废墟------

    而就在这时,一片混沌之中,风云变色,黑气涌动,血河翻滚了起来,就见两道流光未知的黑暗空间里从天而降,而后直接往幽冥殿飞去。

    然而就在这时,五个巨大的黑色鬼头却凭空出现挡住了盖聂和蛮天的前面,随即朝他们飞了过来。

    盖聂看见五个鬼头都向他飞了过来,当下也没多想,剑诀一起。

    “蓬!”十丈剑光来去如电,直接劈散了鬼火,剑扫八方,一道火红的剑光登时在黑气笼罩的天空中劈出一条鲜红的弧线来,火云剑狠狠的劈向了迎面冲过来的鬼头之上,将之逼回了鬼气当中。

    盖聂用剑上百年,他那把擎天神剑早已修炼得法力高强,满是精气的剑光,威力极强,完全不怕那五鬼鬼面旗上千百恶魂阴气凝聚而成的狰狞鬼头所喷出来的玄阴鬼火。

    这道剑光,无以匹敌,瞬间将滚滚鬼气,尽皆驱散在外,剑光形成一道火红的屏障,将盖聂他护在其中,而那几个鬼头却不敢越雷池半步。

    “好好好,原来是九天真界的仙剑,果然不同凡响,兄弟们,发动阵法,将这小子炼成灰烬,再索其精魂,炼成鬼面旗中的主魂鬼将,应该会很不错!”一声仿佛从九幽冥府飘上来的诡谲飘忽的话语,在滚滚鬼气中传了出来。

    几个鬼头聚在一起,阴笑连连,一道道恐怖的鬼气恍若流水一般,在天空中缓慢而又诡异的流动着。

    盖聂听到这样的“恐吓”,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也没有丝毫的不适,心神也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原来是几个小鬼。”蛮天在一旁轻蔑的说道,“盖兄,假如需要帮忙的话随时吩咐,在下万死不辞。”

    盖聂完全没有搭理他。

    现在,整片天空都被鬼气染成了黑色,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但盖聂的神识却是时刻盯着那五个小鬼。

    盖聂手中的擎天神剑乃是上品灵器,他本身的境界也是神乎其神,按照当初外人的推理,盖聂的修为至少应该是元婴之上,那还只是在武魂大陆时,现如今应该至少是化龙境,他对付这五个小鬼绰绰有余。

    而此时不知道是畏惧盖聂手中的神剑,还是其他原因,那五个鬼修者却突然变得十分的安静,一片黑气鬼雾包围了盖聂的仙剑剑光所形成的剑幕。

    徒然,这些鬼物却幻影般的隐藏在重重鬼气当中,整个气氛变得恐惧了起来。

    “一些鼠辈!只知道偷袭!”蛮天一声低骂,登时他的神识大增,极为仔细的关注着周围的鬼气流动,他以鬼气流动的方向来定鬼修的位置。

    原来这五个小鬼的目标已经不再是盖聂,而是空手赤拳的蛮天!

    蛮天戴着让人忌惮的鬼面具,刚开始那五个小鬼还不敢先向他下手,这时大概是看到盖聂手中神剑似乎更加厉害,才准备向蛮天搞偷袭,但蛮天岂是那么轻易被偷袭。

    蛮天一声冷哼,他超强的灵识散发着无数道隐形的灵引流蹿在空气中,不断巡视着四方,他想要找出隐藏于黑气鬼雾之中的那五个丰都鬼府的鬼修者。

    这时,那五名鬼修者却已经在鬼气中发动了玄阴鬼阵,阵诀一启动,登时五股恐怖而又邪恶的鬼气波动从剧烈震荡汹涌滚动的黑气鬼雾中传了出来,而后,整个天空中就阴风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登时响彻天地。

    “哼,装神弄鬼之辈。”蛮天冷哼一声说了一句,但旋即脸色一变。

    就见阴风过后,五个高约十丈,宽三丈的巨大狰狞恶灵便自黑气鬼雾中显然而出,它们漂浮在鬼气中诡谲的移动着,空气里满是它们腐烂的气息,还有它们吸取周围空气所发出的可怕的喀哒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